第二百一十三回 峨眉神尼(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第二百一十三回 峨眉神尼(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了因皱了皱眉头:“此事真是匪夷所思,贫尼姑且信你。

还有第三件事,请你如实回答。

”李沧行正色写道:“神尼请尽管问。 ”了因的眼中突然神光暴涨,迅速地在沙盘上写道:“你可情愿终生入我峨眉?”这个问题李沧行倒是早有准备,他迅速写道:“晚辈一生别无他求,名利于我不过浮云,唯愿与我小师妹厮守终生,要达到这个目的,我必须破解整个锦衣卫的阴谋。 不然的话,我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向我,会向小师妹下手。 ”“他们的黑手不止在武当,也可能在峨眉,也可能在少林,也可能在丐帮,甚至还会在魔教,在巫山派,所以晚辈实在难以保证一辈子就呆在峨眉。 晚辈并不贪图峨眉的武学,只想在这里探查黑手,请师太明察。 ”了因死死地盯着李沧行半天,最后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贫尼喜欢你的坦率与真诚,但实在不喜欢你这回答,你且先回吧,聊了一夜,现在应该是正午了,换了药后早点歇息吧,其他的事等你复元后再说。 ”接下来的三四天里,李沧行每日都在那几个仆妇的帮助下,在左肩换药,一开始的时候每次都是痛不欲生,但一天天下来,疼痛感越来越小,三四天的功夫已经开始结痂,而身上的浮肿瘀青则在一两天内便消得差不多了。

了因每日都来查探李沧行的伤势,也惊讶于他的复元能力。 每日里送饭的都是那两位帮他打洗澡水的中年仆妇,从那天以后。 柳如烟一次也没再来过。

这天夜里,李沧行自觉恢复得差不多了,连日来每天都闷在房中,连大小解也只能在马桶上解决,让他颇不习惯。

这天晚上,他打定了主意,决定出门去找了因商量下未来的事情,找了院中的值守小尼通报后。

被领到了了因的修炼房。 这次了因事先摆上了一个沙盘,二人直接就在沙盘上写字交流起来。 了因写道:“看来你已经完全恢复了,李少侠,年轻人的身体就是好啊。 ”李沧行笑了笑:“全赖贵派的灵丹妙药与师太和众位女侠的照顾。

”了因“嗯”了一声,写道:“客套话不用说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李沧行看了一眼了因:“上次跟师太交过底了,在下意欲留在峨眉查探一下是否有锦衣卫的内鬼。 如果不方便的话在下可以离开前往别处。

”了因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上次的话我思量过,这几天我也查过一些三清观的事,听说自你走后,火练子大肆地招收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加入,三清观内部不少弟子对此都非常不满,象火星子火君子等一些弟子都离开了三清观。

看来你说的是事实。

”“现在的三清观已经落入了锦衣卫的掌控之中,而且与宝相寺为了盗书的事现在弄得是剑拔弩张。

冲突一触即发。 ”李沧行忽然担心起了火华子和徐林宗:“可有火华师兄的消息?徐师弟可有消息?”了因写道:“火华子改名为裴文渊,前段时间在河南一带出现,好象一边在帮人相面,一边在查找火松子的下落。 至于徐林宗,仍然音讯全无。

”“三清观的事情对我们峨眉是前车之鉴,如果真有火练子这样的人,那对我们的威胁就太大了。 贫尼现在虽然不是掌门,但同样要保峨眉百年基业,所以我和瑶仙商量过了,以记名弟子的身份将你留下。

”李沧行对这个安排并不奇怪:“林掌门可否也知道在下的身份了?”了因笑了笑:“她是掌门,也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因为她出生在峨眉,而且这个事情事关峨眉前途,不可能向掌门隐瞒。

贫尼虽是她的师祖,但也是峨眉弟子,所以必须告诉她这件事。 不过峨眉上下只有我和瑶仙二人知道,再无第三人,你可以放心。 ”李沧行长出一口气:“明白了。 ”了因笔下如走龙蛇。

一口气写道:“至于本派武功,以轻巧灵动为主,你的体质其实不是太适合学习,不过你既是记名弟子。

不传武功也说不过去。 这套峨眉紫青双剑也是本派的独门武功了,是当年郭襄祖师在桃花岛的落英剑法上,综合了各派所长,最后所创。 ”了因抬头看了一眼李沧行,继续写道:“紫青双剑剑势轻灵迅捷,你拳脚功夫不错,但似乎在剑术上还没真正学到过一流的剑法,碰到象屈彩凤这样级别的高手,难免在兵刃上吃亏,要知道顶级的高手,还是要靠兵刃的,一个二流高手靠着兵器,至少可以和一个一流的高手打成平手,这点你也清楚。

”“希望这本紫青剑谱对你有帮助。

至于配套的心法,峨眉武当的心法有相通之处,皆是从九阳神功心法所化,你修习时以武当的纯阳无极内力驱动即可。 你来我派帮忙查内鬼,武当和峨眉又是多年友好盟帮,以这武功相赠也不为过,只是你以后如果不在峨眉,请不要把这功夫外传。 ”了因写到这里,拿起身边一本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剑谱,递给了李沧行。 李沧行正色行了个礼,低声说道:“多谢神尼,弟子现在就立誓,此生绝不以非峨眉正式弟子的身份发,将紫青双剑传授他人。

”了因笑了笑,写道:“以后入得本派,叫我师太即可,不必象以前那样称呼。 另外,我已经吩咐弟子将后山一处山洞收拾了出来,以后你就住在那里吧。 洞里有个水潭,练完功了可在那里沐浴。

如烟应该和你说过,后山瀑布那里的水潭不要过去。 ”李沧行点了点头,说道:“弟子谨记。 ”当晚李沧行便搬进了后山的那个山洞,这山洞里到处是钟乳石,洞口在地上,而大部分却是在地下。

洞内深处有一方水潭,潭边有张石床,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甚至连酒都放了两坛。

李沧行坐在铺了席子的床上,感觉心情就如屁股上的温度一样,清凉得紧,这下终于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到处乱跑,而不是闷在女人的房间无所事事,可以跑到外面的草丛里随地大小解,而不用在那个小巧灵珑的马桶上解决,这让他的心情无比地畅快。

跑到洞外的草丛里舒服地拉了一泡屎后,李沧行在月光下痛快地打起拳来,十几天没活动筋骨了,他都感觉拳脚功夫有点生疏了,打了一柱香的功夫,全身出起汗来,拳脚的运转才开始变得自如,熟悉的感觉又回到了体内。

李沧行一边练拳,一边脑子里在回想着那日与宇文邪的恶斗,一招一式尤如画卷展开,一幕幕地在他脑海中回放。 李沧行武学天份悟性极高,此次与宇文邪这样的高手生死相搏,带给他的实战经验,是平日里几百次师兄弟间的拆招都无法比拟的,他从中也领悟到不少看似精妙的招数,在实战中需要作一定的修改,才能更简捷实用。

一套拳脚练完,李沧行浑身上下又是汗透,脱了衣服,整个人泡在清凉的水潭里,说不出的舒服,灵台清明,连脑子都转得比平时快了不少。 李沧行突然又想起自己都给打得疼了十几天,那宇文邪给自己打得要惨得多,也不知道现在这会儿还能不能从床上爬起来。

想到这里,李沧行不禁笑出了声,起身擦干了身子,穿好中衣,躺在清凉的石床上,他沉沉地睡去,这一夜他睡得很香,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