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伊朗,不想说又不得不说的故事。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伊朗,伊朗,不想说又不得不说的故事。

  吃罢去国家珍宝馆。 因应了中午母女俩之约,怕时间不够,打的去。

同伴说,领导发话了,可以打的。

  我笑笑,装没听见。

  但司机没听懂我的话,让边上的人帮翻译,以为他明白了,结果带到一个卖珠宝的店里去,没计,下车后按地图,不是谷歌,没网谷歌用不上,是我打印的地图,找到菲尔多西街,珍宝馆在那一带。   一路走得够呛。 到了菲街,干脆先换钱,在机场不是才换100美金吗,那里有一排私人换钱的摊点。

汇率比公家的还高一些,也有公家的店,但我先入公家店不让换,那么只好冒死换私人的了,其实也不怕没假钱的。

当时拿着一大泴钱心思思,事后证明没假钱。

      后去珍宝馆,不开放,说是周四才开,只好就去地毯馆应约。 问了人,说不远,就在附近。

却是走了若干条街还是找不到,每问一次人,就走一段,还是没找到,遇个姑娘,说是做教师的,很热心要我们跟她走,走到十字路口停下,指着前面说,那幢大楼后面就是,我们往前,然而走到那大楼后,却不是。 眼看时间快到,就打的,同伴又想挖苦我,我说,你行你来,他没话说,上了车,的士司机又问人,一对夫妻凑过来。 他们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司机调头,又行前,还是没找到,此时一大帮当地人都来指路,最后确认了方向。

转了约半小时,终于到了地毯博物馆。   时间正好十二时,我们等在馆大门,张望着,不一会,只见米尼娜母女和一对西方男女从馆里走出来,原来她们早到了,并已看了馆展。   米尼娜母女见了我,一番吻面礼,然后掏出她帮买的电话卡,帮我安上,我谢过。 同伴在一边,也没上前打声招呼,反而催我说,快走呀!我说走什么呀,这是我的朋友,人家帮买手机卡怎能一见面拿卡就走?  我叫他过来,向母女俩介绍。

人家点头笑,他不会回笑,反走开。

  米尼娜指着那西人男女,说是刚认识的德国父女俩。

,那西女张口就说中文,您好,呵呵,你会说中文?是的,我在上海学过一年中文,现在是和父亲来伊旅游,米尼娜让我帮你们做翻译,是吗,那太感谢了。

  我去过德国,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 我说。 德国女孩子说,谢谢。

我们已入馆看展了,米尼娜为了你的卡,我和她在外面等你,观察看卡能否开通,等到卡开通好后,我们再分手。 啊,是这样呀,那太感谢你们了,于是,米母带我俩入馆。   后去珍宝馆,不开放,说是周四才开,只好就去地毯馆应约。

问了人,说不远,就在附近。

却是走了若干条街还是找不到,每问一次人,就走一段,还是没找到,遇个姑娘,说是做教师的,很热心要我们跟她走,走到十字路口停下,指着前面说,那幢大楼后面就是,我们往前,然而走到那大楼后,却不是。

眼看时间快到,就打的,同伴又想挖苦我,我说,你行你来,他没话说,上了车,的士司机又问人,一对夫妻凑过来。 他们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司机调头,又行前,还是没找到,此时一大帮当地人都来指路,最后确认了方向。

转了约半小时,终于到了地毯博物馆。

  时间正好十二时,我们等在馆大门,张望着,不一会,只见米尼娜母女和一对西方男女从馆里走出来,原来她们早到了,并已看了馆展。

    米尼娜母女见了我,一番吻面礼,然后掏出她帮买的电话卡,帮我安上,我谢过。

同伴在一边,也不上前打声招呼,反而催我说,快走!我说走什么呀,这是我的朋友,人家帮买手机卡怎能一见面拿卡就走?  我叫他过来,向母女俩介绍。 人家点头笑,他没回笑,反走开。   米尼娜指着那西人男女,说是刚认识的德国父女俩。

,那西女张口就中文,您好,呵呵,你会说中文?是的,我在上海学过一年中文,现在是和父亲来伊旅游,米尼娜让我帮你们做翻译,是吗,那太感谢了,  我去过德国,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 我说。 德国女孩子说,谢谢。 我们已入馆看展了,米尼娜为了你的卡,我和她在外面等你,观察看卡能否开通,等到卡开通好后,我们再分手。

啊,是这样呀,那太感谢你们了,于是,米的母亲带我俩入馆。

  伊朗地毯博物馆位于德黑兰市中心,1977年落成,占地面积万余平方米,展览面积3400平方米。

博物馆建筑式样美观,外看像一个地毯织架,内部分上下两层,一层展厅陈列各种馆藏地毯珍品,二层展厅举办临时地毯展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