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的似水流年-----北京外贸故事---(纯情男女慎入)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留不住的似水流年-----北京外贸故事---(纯情男女慎入)

  天上人间    周末晚上本来想去看《建党伟业》,有一段时间很着迷于民国到建党的这段历史,真心佩服当年怀抱革命理想的青年知识分子,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年轻时的毛泽东非常欣赏的左宗棠的一句话:身无分文,心忧天下。

书生,总是把天下装进自己的胸襟。

再想想自己,已经好几年不碰书本了,顶多就在网上追追连载小说,同为28岁,毛泽东已经是一大代表,中共湖南党支部书记了。     我还是一介屁民。     正准本出门奔保利国际影城,手机电话铃突然想起,是朋友的一个饭局,问清情况,一个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做东,请他的朋友一个央企的老总助理,还有另外一些人,有妞。 也罢,接着做酒囊饭袋吧,出门上车,欣然赴局。

    目的地是在东三环边上的一家上海菜馆,以骨肉相连的红烧肉著名,每次从迪拜或沙特出差回北京,我总会先跑到这解馋,甩开腮帮子吃肉。     车开在东三环上,正好路过天上人间的牌子,还在黑着。     我只去过天上人间一次,那时还没被查,江湖上流传着许多天上人间的传说,大概都是后台很硬,小姐很贵之类的。 我当时在一个石油公司工作,老板是加拿大人,哥当时也不过是一个拎包的小角色。

一次宴请埃及客人,吃的烤鸭,客人提出晚上想娱乐一下,没想到老板就直接就直接开着他的奥迪A8开上东三环,拐进长城饭店。     相比较其他后来新建的酒店如希尔顿,凯宾斯基,威斯丁等,长城饭店并不算豪华,光看外表甚至觉得有些陈旧老土,但是哥当时坐在车里心里已经相当清楚此行的目的地是可不是长城饭店,而是饭店西侧大名鼎鼎的天上人间,心里激动不已。

    在车里老板先打了个电话,电话那边是个女声,难道老板还有熟人?停好车,走进宾馆大堂往西一拐,就来到天上人间入口,一个不大的门面,但是门口两排站着好几个身着黑衣黑裤的保安,每个保安都有1米9左右,不苟言笑,很有气势。     我们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现在门口站住,不一会,走出一个女人,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就应该是老板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

看到她后,我觉得必须有义务描述一下这位在天上人间当妈咪的女人,要知道她每天接触的客人虽不能说全是社会名流家财万贯,但敢在这消费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    没想到她居然跟我想象中港片里那种半老徐娘的妈咪相差巨大。 黑框眼睛,精致的妆容,黑色的套裙更勾勒出优美曲线的身材,这完全是外企白领的打扮,而这个女孩看起来年龄也就二十出头,就像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女大学生,但身上绝对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我从未见过这个年龄就有如此有气质的女孩,一般的美女脸上都常有矜持的羞涩,而这个女孩的面容举止却显得十分亲和与友善。

    她和我那老板显然是老熟人,两人用流利的英语互相谈笑,互行贴面礼,介绍完那埃及客户后两人也行了贴面礼,但轮到我时,她就只伸出了玉手,嘴中依然是英语在问好。

    尽管如此,能摸到玉手我就很满足了!!!    寒暄之后,她引我们走入已经订好的卡座中。 落座后,一个穿黑短裙小美女过来,把垫子铺在脚下,跪在垫子上开始点酒水。 点单这种事一般都是我来负责,小美女跪着挪到我身边跪坐着,短裙已只能包住屁股,露出两截白白的长腿。 打开酒单,果然名不虚传,真的很贵,同样的东西,价钱大概比别的地要多一个零。 要了些果盘,软饮和两瓶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红酒,反正是小美女推荐的,两瓶红酒就差不多5000多块钱了,反正也是老板请客,我也千金博美人一笑。 节奏强烈的音乐下,连说带比划的终于点好东西后,小美女笑盈盈的去下单了。

    老板,客户在和妈咪聊天,我也好好环顾下四周,进门入口稍窄,拐进来整个大厅也差不多两个篮球场大小,大致分三个区域,离入口最近的是酒吧区,侧方是卡座,离卡座不远是一个小舞池。

整体装修说不上现代豪华,只能算一般,屋顶还有几个霓虹灯球在旋转,看起来反而有点俗气。

    小姐们大多坐在酒吧区,有些旁边有客人在喝酒玩色子,有些也独坐,目光迷离的望着舞池,一个喝醉的男人正抱着一个高个子美女在舞台中央狂扭。

还有一些小姐一群群的站在门口聊天,见有单身的客人来,就上前招呼。     貌似一切与别的娱乐场所如出一辙,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里每个女孩都是绝对的漂亮性感,堪称尤物,我也不是没见过美女,但这么多美女聚在一起,每个女孩还能美得各有特色,层出不叠。     妈咪叫来几个美女,后来玩的高兴了,女孩们在旁边跳起舞来,我一边喝酒,一边看美女妖艳的身姿,想到当年每个朝代都总有几个昏庸皇帝,派人各地搜刮民间美女,整日沉湎温柔之乡,“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皇帝不早朝”,乃至最终误国亡君的种种教训,就觉得突然很理解他们,真的很少有男人能抵抗美色的诱惑。     谁能发给我一个这样的美女,明天我也不上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