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令牌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第236章 令牌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吃过饭之后,秦朗和洛滨一同到了学校门口。

果不其然,刘志江的车还停留在学校门口附近,显然是还不死心。 当然,事关刘志江自己的性命,他当然不会轻易死心的。

秦朗和洛滨的出现,让刘志江再度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只是,刘志江还没有开口,秦朗却抢先说道:“刘先生,对于治好你的病,我只有七分地把握。

不过,甭管能不能治好,你先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秦先生请说,只要是我刘某人能够做到的,我必然会全力以赴。 ”“对于你来说,应该只是毛毛雨。

”秦朗微微笑道,“七中平均每年都有十几个人因为家庭经济状况放弃上大学,或者是中途辍学,所以我希望刘老板可以那出一千万资金,搞一个奖励基金,让这些贫困学生可以安心求学。

”“一千万?毛毛雨?”刘志江听了秦朗这话,只能报以苦笑。 尽管刘志江已经是夏阳市的亿万富翁了,但是所谓的亿万家财指的是资产有十几个亿,而一下子拿出一千万的现金,就算是亿万富翁也会有些肉疼的。 只不过,事关刘志江自身的性命,别说是肉疼了,就算是心疼,刘志江也只能咬牙答应下来。

否则要是惹得这小子不高兴,改变主意不给他治病了,那刘志江就只能抱着钱等死了。 “好,我答应你。

”刘志江点头应道。 “刘先生,我看你好像有些心疼啊。 其实,你换给角度想一想好了,我这样做,也只是帮你做点善事、积德而已。

”秦朗笑了笑,“这只是其中一个条件。

至于别的事情,等会儿我给你看病的时候,再详谈好了。 ”洛滨没想到秦朗这么有能耐,一张口就从刘志江这里“骗”走了一千万的诊金,但是洛滨对秦朗的人品却没有半点鄙视,反而还有几分感动,因为她知道秦朗向刘志江提出这个条件并非无的放矢,这都是因为她——她在校报上面写的一篇文章,文章的名字叫做《关注学习背后的故事》,这篇文章着重报道了七中这些年因为贫困而失学的学生,她希望可以得到学校乃至夏阳市社会各界的重视,让更多人可以关注到这上面来。

只是,让洛滨失望的是,她的稿子投给夏阳市的媒体之后,就直接是石沉大海了。 洛滨却没想到,秦朗会注意到她的稿子,而且还专门留了心的。

洛滨本来也有搞一个助学基金的打算,只是这年头干什么都需要钱,洛滨只是一个学生,就算是有家里面支持,也很难搞到大笔的资金来搞一个助学基金。 但是现在不同了,秦朗一开口就向刘志江敲了一千万资金,有了真金白银,泵管什么基金都能搞起来了。 “好了。 洛滨,你先回学校考虑一下基金的事情吧,我给刘先生看看病,这个涉及到病人隐私,你就回避一下吧。 ”秦朗想了一个理由支开了洛滨,这样才能跟刘志江谈接下来的条件。

刘志江开车到了望江楼茶馆,找了一个雅间,以方便秦朗给他诊病,并且也方便和秦朗谈条件。 之前秦朗说过,一千万资金只是其中的一个条件,可想而知,他还有别的条件要跟刘志江谈谈。

雅间之中弥漫着茶香。 尽管外面天气炎热,但这里却是河风送凉,环境雅静、视野开阔,但刘志江的心里面却是蒙上了一层阴霾,因为他不知道秦朗还会提出这样过分的条件。 “秦先生,您之前提出的条件我已经答应了,你看是不是可以给我诊治了?”刘志江试探性地问道。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那只是其中一个条件而已。 刘先生,你的命这么精贵,怎么也不止值一千万吧?”秦朗微微一笑。

“秦先生,你可以痛快一点么?能不能说说你要多少钱?”秦朗痛快地将面前的一杯茶一口喝了下去,接着说:“刘先生是一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为了钱而来的。

如果昨天晚上你答应跟我一同对付冯魁,也许就这么一个条件,我就可以给你诊治了。 但是今天,却变成了三个条件。 当然,其中一个条件你已经答应我了。 还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有人出手对付我兄弟,我要把这个人四肢都给废掉!第二,就是冯魁,你必须帮我对付他!”“这个……秦先生,您如果是要钱的话,只要我刘某人给得起,这个都好商量。

你兄弟被人打伤,这件事情我也全力帮你去办。 只是对付冯魁,毕竟都是帮派的兄弟,而且他在帮派中的地位还在我之上,我怎么能帮你对付他?”刘志江为难地说,“另外,实话告诉你,冯魁就是一头老疯狗,这个老家伙真的不好惹。

秦先生,要不然换成别的条件如何?”“如果刘先生觉得没办法,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秦朗淡淡地说道,“我知道刘先生已经过了冒险的年纪了,但是没办法,为了自己的性命,有时候是需要冒一点险的。 ”“这个……秦先生,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刘志江显得有些纠结。

一方面是他自己的小命,另外一方面是帮规和冯魁那个疯子。

对付帮内的人,如果这事被卧龙堂的高层知道了,他刘志江必死无疑。

但如果拒绝了秦朗的条件,刘志江还是必死!“秦先生,我们毕竟是卧龙堂的人,要反过来对付帮内兄弟,这事要是传出去,不说卧龙堂的人不会放过我们,江湖同道也会鄙视我们的。 ”陈阳为刘志江解释说。

“是么?”秦朗平静地说道,“你们无非就是担心对付冯魁师出无名吧?如果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付他呢,你们有这个胆量没有?”“如果可以名正言顺地对付冯魁,我们就敢冒这个险!”刘志江沉声说。

其实,对于刘志江而言,他早就想干掉了冯魁了,因为冯魁这老东西好几次都在他面前倚老卖老,这让刘志江非常不爽。 “那好,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名正言顺。 ”秦朗伸手在腰间的皮囊里面摸了摸,然后将一块银色的圆形钱币一样的东西放在了刘志江和陈阳面前。 刘志江纳闷地说:“这是什么东西?”“令牌!”秦朗哼了一声,“这可是哥老会的令牌,号令帮会,莫敢不从!”nnsp;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