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象牙塔”,科研与服务相融合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走出“象牙塔”,科研与服务相融合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马陆亭,宋晓欣分别系(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美经贸摩擦等,促使我们重新思考大学的社会价值。 高等学校需要服务社会,服务国家战略,服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把学问做在中国大地上。 产教融合是未来职业教育发展的基本方向、高等教育的重要方向,学校需要从办学模式的角度进行思考和建构,职业技术学院、应用型高校和行业特色大学更应该先行先做。

  服务社会使大学走出“象牙塔”  近代以来,有一句名言足以概括大学与社会的关系实质,那就是“走出‘象牙塔’”。 从大学“是传授知识的场所”的欧洲中世纪巴黎大学,到“也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德国现代柏林大学,再到“还是提供社会服务”的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渐次形成了大学的三大基本职能——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 只是当社会服务职能提出后,大学才开始走出象牙塔,因为它与社会开始发生了直接的联系。 大学,慢慢地融入了社会,既加速了社会的发展,也促进了自己的繁荣。

  大学服务社会,就需要解决社会的现实问题,因此研究成为服务的手段。 大学不断解决新问题,也不断得到社会的支持,教师把解决新问题的方法、进展写出来就形成了论文,推动了科技的发展。 大学事实成为社会的服务站和科技创新的发动机,大学、科技、产业相互融合和促进,形成良性循环。

  随着社会服务职能的不断发展,维护学术研究和教学自由的“象牙塔”组织从内部发生了结构性变革,国内外学者从不同视角试图揭示这一变化。

迈克尔·吉本斯指出,在大学中以被制度化的学科知识研究为特点的生产模式,已转变为以跨学科和一种更具异质性、更灵活的社会弥散体系为特点的生产模式,知识在应用的背景下产生;希拉·斯劳特提出了“学术资本主义”概念,即院校及教师为确保外部资金进入而开展的学术性市场活动,通常指向商业性、战略性和目标性的研究;亨利·埃兹科维茨指出了“大学-产业-政府”的“三螺旋框架”协作关系,认为区域创新体系是一个螺旋状的制度网络,包括政府组成的行政链,企业组成的生产链,大学、科研机构组成的学术链,三种力量交叉影响、有效运作;伯顿·克拉克进一步提出了创业型大学的概念,通过相关案例论证大学自身科研运作方式已经发生改变,实现着科研职能与服务职能的融合,其知识生产与技术创新被快速转换为现实的生产力,极大地满足了知识经济社会、区域经济发展对于大学的想象。   当今世界,研究型大学、创意大学、创业型大学、服务型大学、大学与社会、大学与产业等也产生了多重交织,斯坦福大学与硅谷的共同繁荣就是例证。   科研与服务融合是产教融合的要义  产教融合是一批高校的发展路径选择,呈现形式是人才培养模式和办学模式,实质体现在科技服务成效上,这是因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希望切实看到学校带来的价值。

所以,产教融合的前提是科研与服务职能的融合。

  以应用型高校为例。

应用型高校作为一种后发的高校类型,其三大职能的倾向性将不同于传统大学,即以培养具备社会适应能力和工作能力的应用型人才为培养目标,以应用性科研为方向支持企业的技术升级和产品创新,定位于为区域经济及行业、企业发展服务。 就三者的关系来看,科研犹如一支扁担,一头担教学,另一头担社会服务,容易被忽视,其实是关键。

  积极推进应用型高校的第二(科学研究)、第三(社会服务)职能融合是实现产教融合的前提,也是应用型高校真正实现转型发展做到产教融合的要义。   科研与服务的融合关系,可以从三个方面理解:其一,科研即服务。

开展科研活动的主要(甚至唯一)目的就是服务行业、企业与区域的发展。 其二,交互式创新。

不仅包括“基础科学→应用科学→设计试制→制造→销售”传统式的线性创新模式,也包括市场拉动式以问题为导向的技术反向创新模式,应用型高校主要是后者。 其三,全方位互动。

即科研活动不仅仅聚焦于特定的、单个成果,也不止步于批量成果的校企合作,而是扩展到包括公共服务、组织创新等更为广泛的社会整体需求,实现科技发展的经济性与社会性的平衡。   基于此,具体实施策略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秉承“科研即服务”的理念,强化应用型高校对区域创新发展中的支撑作用。

将应用型高校科研活动的主要目的定位于服务社会,在对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支持、对城市活力与品位提升的过程中,获得科研资金的支持,以及通过实施产学研合作培养应用型人才。

  第二,以区域产业集群需求为导向,建构应用型高校科教系统与区域创新系统的开放界面。 学科专业既是知识分类体系,也是制度安排。 现有学科体系往往难以应对生产实践中的复杂问题,于是跨学科成为解决问题的“黄金法则”。

因此,在应用型高校需弱化传统学科的边界,推动以问题解决为导向的合作机制及建制工作,增强学校与产业界互动的灵活性与主动性,提高学校整合学术资源的能力。   第三,发挥多学科优势,由成果转化、技术服务升华为满足社会的多维需求。

高校与企业间单纯的技术合作,虽有助于集中解决特定问题,但稳定性低,集成创新和组织创新不够,难以实现新经济环境下“产业弥散式”发展。 为推动科研与服务职能融合由初级迈向高阶,应用型高校应主动开展战略布局,以学科集群带动产业集群,推动产教深度融合,特别要加强对区域经济社会文化全方位需求的关注,实现由适应性服务向主动性引领的转变。

  《光明日报》(2019年08月13日1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