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绛翎的寒假日记[(部分三)4篇]的作文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关于写绛翎的寒假日记[(部分三)4篇]的作文

  2006年2月11日星期六天气:晴  背道而驰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

家里人都来了,不过我庆幸的是爸爸没有给我打电话,真的很高兴。   我们彼此其实都在背道而驰。

包括学校,包括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彼此间建立的友谊,亲情外只有背道而驰了。   让人琢磨不定的情感荡漾在两人间的浪涛之中,翻滚跳跃。   假如生活欺骗了我?要我不要着急不要伤心?可能吗?我这个人没有足够的定性,不着急?当作笑话而已。

  我这个人记性差劲,记了这个背得很好,第二天则忘得差不多了,用妈妈的话说这是吃米饭咽进肚子了。   然而,这又如何?  我若可以快乐,我若可以不伤心这又如何?  但可惜的是,这一切幻想都是枉然。

枉然得让人觉得可笑。   可笑的是我对生活还抱着这样那样的幻想而且……而且充实了想象的空间,四种氤氲着讽刺的气氛。   华丽的翅膀是用来遮盖丑陋的身体,美丽的光环是用来罩住残缺的面庞。

偶尔欺骗一下自己,却是让人快乐的谎言。

  放松自己的精神,绷紧的线条让人恐惧。

  最近写起来《钢炼100御题》,就是类似命题文章的,给你100个题目,你围绕某篇作品写同人(志同道合,指作品衍生文),说实在的我搞恶细胞不好,写出来的东西贼烂!回帖的人却还不少,多是一个“……”就GameOver了,我真替阿洗担忧,就这群板油,阿洗整天删帖子累不累啊……  昨天这个时候,坐在电脑前的是哥和姐,姐还拿我那个被称为“螃蟹挖洞”的玩具干扰某人呢!  摸着手中的玩具,回想着昨天它在姐手中的时候,为什么觉得,我那么想哭?  累了?  困了?  都不是。   我只是……伤心罢了。   2006年2月13日星期一天气:晴  狂子  冷铃,这个名字,好听吗?抑或……冷血更好一点?  我很喜欢冷铃这个名字,为什么?因为我的血液中带着丝淡淡而富有朝气的狂躁,疯狂跳跃,虽本身并不大,但那疯狂劲儿,也足够折磨人的了,让人为它而忙得团团转。

  人们常爱说——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但是你可以告诉我,所谓无可挽回,是怎样一个概念?像爱德那样失去右手左脚?像温莉那样单恋?像罗伊那样一有人提起马鲁克就无限自责?还是……亲眼目睹一个人的死亡?作为将军却因小失误而失了部队?  哪一个?  世界上不存在最。   说最大的是宇宙,那么你为什么就确保我们生活的宇宙不是一个更大宇宙中的分支?说某某人是最伟大的人,那么你为什么就确保他的名声在将来的几个世纪不会被众人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