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蛋蛋 极度宠溺:隐婚总裁是妻奴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flower蛋蛋 极度宠溺:隐婚总裁是妻奴

第683章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她盯了他好一会,发现他一直在喝清茶,一桌菜肴看都不看。 终于,她忍不住了,扬手戳戳他,“你到这来,专门喝茶的?香阁丽舍又不是茶馆。

”吃饭啊,光喝茶有什么意思?话音落下,却听一阵轻笑,楚瑾勾了唇角,眼里尽是笑意。 “这里的茶,在西城很有名,别说一般茶座,就算上了档次的,都不一定有香阁丽舍……”说到这,眉头猛然一紧,就算表情控制很好,仍能叫人看出吃痛。 “食不言,寝不语,别人没和你说话,BB啥?”时小镜瞪着他,声音尖亮,横伸去的脚再次狠狠踩在他脚背上。

一双高跟鞋磨了磨,痛的楚瑾差点嘶出声来,偏偏还要维持笑意。 “对,不BB。

”说着,又看向司彦凡,扯出一抹笑,“你随意。 ”乔以乐都能看出来小镜子对楚瑾做了什么,司彦凡更是一清二楚。 最终,他放下茶盏,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夹菜入碗,举手投足,尽显优雅贵气。 时小镜不禁看呆了,时家在西城,地位不低,也是豪门,但和司家比起来,差远了。

这一次,她真正见识到,什么叫贵气,什么叫高大上!忽的,她看向坐在对面的乔以乐,不由默哀三秒。 “干嘛这样看我,你这是什么表情?”乔以乐回望过去,手中筷子不停,但每一筷都夹在司彦凡碗里,“多吃点,看你都瘦了,不知道的以为我虐待你。

”说着,意有所指的看向楚瑾,“瞧瞧人家,白白嫩嫩肉嘟嘟的。

”这一刻,楚瑾深刻明白,什么叫坐着也躺枪,关他什么事?然而,司彦凡还真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没多久动筷,碗里的全吃了,包括有道菜。 炒西葫芦拌苦瓜,这菜很养生,但特别苦,司彦凡从不吃。

可现在,吃了小半碗。

啧啧,魅力真大,不愧是结了婚的男人。

想到这,楚瑾眉头倏的皱起,这件事他还是听小镜说的,司彦凡和乔以乐两个人,很久以前就已经领证了。 隐藏够深啊!连他这个跟着走南闯北的兄弟,都不知情。 趁着今天气氛比较好,他索性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总不能一辈子秘而不宣吧?谁高兴只有结婚证?乔以乐牙齿不禁咬了咬筷子,很快停了动作,思考片刻就要回答,却听……“快了,忙过这阵。

”哇哦!时小镜眸眼一片晶亮,八卦心顿时起,就要追问很多细节时,却听某人的手机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曲调欢快,朗朗上口,一时之间,楚瑾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哪来的音乐?几秒后,发现自己口袋在震,他的手机……什么时候换彩铃了!还是广场舞曲。

楚瑾一张脸差点黑了,一边查看一边睨了小镜一眼,除了她,还有谁?袁权。 清晰两字印在屏幕上,这时候打电话,打什么打!可一想到代言人是袁氏集团旗下艺人,又和袁权隐婚恋情曝光。 司彦凡隐婚,这货也是,一个个的,都不规矩。 于是,他干脆接了,沉着脸,“什么事?”“彦凡手机打不通,新款产品,我看中一款设计,最多限量三千件。

”楚瑾知道他为什么提这个要求,不禁打趣,“是你看中,还是她?你们婚礼什么时候办,一个个搞隐婚。 ”不知听筒那头说了什么,最后只听楚瑾嗯了声。 这时候,乔以乐猜出来是谁了,就是刚爆出婚姻的传媒大亨和余雅洁。

想到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一起的,突然就结婚了,一点征兆都没。

“提了小小的要求,回公司说。 ”楚瑾放下手机,不动声色改了铃声,紧接着看了旁边小女人一眼,“其他随便你搞,不许动设置。

”好歹他是司氏集团总经理,要面子,被手下听到,像话么?时小镜吐了吐舌头,“嘿,忘记切换回来了,惊喜吧?”惊喜啥,依他看,纯属惊吓!乔以乐静静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不停斗嘴,越来越觉的,楚瑾特别适合小镜子。 “您好,这是最后一道菜,请慢用。

”突然,门开了,穿着制服的服务员走进,面上尽是得体笑容。

乔以乐本来不在意,可看到那道菜时,直接僵了。

木瓜汤……她在海滩一号吃了那么多木瓜,现在又来,要吐了!而对面的时小镜看到时,也愣了,几秒后不怀好意笑了起来,贼贼的视线在乔以乐和司彦凡之间逡巡。 “木瓜,好啊~”长长的托音,配上那股笑,意义深远。

乔以乐懒得理,故意起身,“去趟洗手间。

”话落,转身朝门外走,司彦凡没有拦,任她出去了。

“乐乐,等等我!”时小镜看她走了,飞快跑了出去。 不是借口,她是真要去洗手间,脚步迈的快,对这里不熟悉,拐角处突然走出一个人。

乔以乐没刹住车,一下子撞了上去,叮当——精致女式小包落地,泛着蓝色幽光,在亮堂的水晶灯下,烨烨生辉。

爱马仕,价格不菲。

“对不起,我没看清。

”是她速度快,撞人了,该道歉。 白皙纤细的手伸出,传来的女人声,轻轻缓缓,如潺潺溪流,特别好听。

“没关系,不必在意。 ”这时候,乔以乐才看清女人的脸,白皙小巧,五官立挺,双瞳深邃,泛着些微蓝光,一头金黄大波浪卷发,袭至半背,一身泛金衣裙。

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偏偏眼里露出的丝丝笑,让人特别舒服。

离开时,女人朝她再次笑了笑。

“乐乐。

”时小镜跑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狐疑的看着远走的女人,“那人谁啊,你认识?”“不认识。

”这是她见过最优雅高贵的女人,就算司蝶,也没这样的气韵。 “她长得真好看,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过,人外有人嘛,这世上不缺美女。 ”时小镜嘻嘻笑着,拽住她往前,“不是去洗手间吗?我刚看到指示了,就在前面拐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