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佛手 - 爱看小说网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他还记得那时她俏皮的样子,用手指拈着一粒玻璃珠儿,举到他眼前,幽幽地说,看,这是什么?  猫眼。 他配合着一字一顿地说,尔后笑了。

可她只是小户人家的女儿,再怎么喜爱玉石雅玩,也没有杜十娘那样的百宝箱可以怒沉。

何况他也不是那不识珠的李甲。 生于世代经营玉石的殷实之家,他才是抱百宝箱的人。   那一幕最终成了定格。 他们的故事如一折老套的戏,两个门户不当对的人相爱,在男方父母的威逼下,戛然而止。

那天秋夜,她欣欣然赴约而来,他借一杯清茶的距离,把她远远地隔开。 茶由温到凉,他拿出一件玉佛手,拉过她的手放在掌心,嗫嚅着说,你看,天然的山流水料,留个念想吧。   玉佛手在灯下泛着莹润的光泽,她的牙齿紧紧咬住嘴唇,握住了它。 他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和清亮决绝的眸子,没有一滴泪。   那一瞬间,他心里疼了一下。

  后来遇到的女孩子,再也没有她那样温善、纯美和灵秀,却一个个比她灵透,耍着娇嗔要东要西,双眸里掩饰不住对他家世的倾慕。

而他想寻的却是净纯如玉的女子。 他从小和父亲赏玉相玉,心思清明,在他眼里,她们不过都是石头的质地。

父母不允,是他婉拒一段又一段恋情的盾牌。 再说,临末送玉,补偿也罢,赠礼也好,文雅还不失礼。   也听说过她的点滴,在古城的采玉斋谋了清闲薄酬的事情做,与人辨玉学琴,临帖作画。

他很欣慰,一个心性纯净的女子应该与那风雅器物为伴。 后来,又听说她嫁了一个爱慕她的男子。

渐渐地,音讯杳杳。   他索性凉了心,听从父母之命,与父亲一位老友的女儿成了婚,过着凡俗日子。 他生性是个散淡的人,偶尔兴起去山里采玉,平素就与三五好友喝茶对弈,焚香听琴,浓酒酽茶地过着古雅的生活。 时而他会恍惚看到前世的自己一个穿绸衫托鸟笼浪荡于街头的纨绔子弟。

  那天,朋友急急地来找他,说是在青云香馆看中了一块玉,请他去相。 他迟疑着,朋友说,天凉了,香馆里有样式考究的泥炉,可以去那里起炭煮茶。

  他早就听闻青云香馆,古城的风雅闲人常去那里雅集。 待走进去才惭愧自己的孤陋,香馆原是一处旧宅,被店主整修得雅致非常,几上摆放的香品玉器,案上的插花瓷瓶和茶具,壁上的禅意画,处处皆见主人的品位。

临窗的茶案前,一位素净娴雅的女子在凝神燃香。 朋友耳语,她,就是香馆主人。 当她抬起脸时,他心里一下子如崩溃的雪山。 两人都怔忡。

  刹那间,恍如隔世。

  她方才的讶然化成淡然一笑。 朋友说,世事都讲究个缘,那天无意看中了竹垫上的玉佛手,也是有缘,今天请了位识玉的朋友来估个价把它请回家。

  她说,这玉佛手也只是添个雅意而已,不是卖品。 当年有人送我就是留个念想,按说是情意之物。

你若觉得和它有缘,那就让它随缘吧!说完,手心里托着那玉佛手送到他眼前,您是识玉的人,给它估个价吧?  他一时恍惚无语,眼前浮现出她当年的俏皮模样,举起玻璃珠在他眼前晃,幽幽地说,看,这是什么?  他接过来,摩挲着佛手上的斑纹,感觉似曾相识。

朋友切切地望着他。   他手足无措,口舌生涩,清了清嗓子说,若是个情意之物,还是留着吧。

  茶就喝得有些无味了。   末了,他说,雅物成了买卖就俗了。

不如这样吧,若主人应允,玉佛手让他带走赏玩几天,平日还放在香馆里,闲了可以来赏。   她释然,看得出并无诚意出手。 朋友憾然;而他,怅然。   次日,将近中午他才起床,撩把清水濯了一下脸,神色黯然地愣了一会儿,去找朋友下棋。

棋才走了几步,他啜口茶压低了声说,那玉佛手买不得,不过是一般的玉料琢成的,况且还有瑕斑。

  朋友刚被吃了个卒,脸上不悦,哼了一声说,你常说君子无人不佩玉,显贵无人不藏玉,我好不容易看中一件有缘的宝贝,你却挡着拦着……  他闷不作声,拈起车炮不管不顾地横冲直撞,敲得棋盘啪啪响。

他实在无法说出,那是多年前他从一堆废料里随手拿出来的寻常石头,只不过形似佛手,并非玉质。

  向晚时分,他与朋友多喝了几杯花雕,趁着微醺绕过一条条狭仄街巷,寻到了香馆,借着醉意说起过往的事:当年我眼拙,那块山流水……  她莞尔一笑,说,记得你曾告诉过我一句行话,玉不骗人,只有人才骗人。

不过我相信你的情意是真的。

其实那佛手,不是山流水,是上好的翡翠,当年你没看出来罢了。 佛手上是有一片黑癣,可翡翠上的黑为绿引,如今绿随黑走,绿靠黑长,翠意已出,这几年我一直随身带着,算是养玉,确实成了温润的好玉。

  他无力地垂下头,说,我不是一个识玉的人,只认得石头。

  她说,玉石本来就不分那么清的,就看人怎么去赏了。

  月色皎洁,风里散着一缕缕桂花的冷香。 她在一旁煮茶,眼神宁静,月光一样落在面前氤氲着茶香的杯盏上。 送她玉佛手的那晚,也是这样的秋夜。

如果不是年少懵懂,此时她该是他温善可亲的妻子吧?  月下的他,苍凉地坐着。

  半月之后,朋友觉得无趣,去约他喝茶。 他家人说,他又去山里采玉石了,秋后正是采玉的好时节。

  一天黄昏,他脚步沉重地背了一包石头回来了。   灯下,他拿着放大镜仔细地看着一块块石头。 睡意渐生时,忽感手里的一块外石细腻,他坐直了身,从细小的壁孔看,应该是一块山流水。

  他摩挲着小小的石头,愣愣地望着墙上一幅卷轴出神。 土黄色的洒金宣纸上,两行龙飞凤舞的草书,笔间一丝丝飞白: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他默念了,脸色黯了许多,把那块山流水扔到石头堆儿里,躺在藤椅上恹恹地合目睡了。

更多推荐>>>。

玉佛手 - 爱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