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他的笔让嘎子活了”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他用他的笔让嘎子活了”

徐光耀(左)与孙犁河北文学院提供“我并不是‘小兵张嘎’,他们也不是”徐光耀13岁参加八路军,张嘎也是13岁参加八路军,他们之间还有其他一些相似之处。 所以,很多人把徐光耀和张嘎画等号。

这样的说法肯定常常传到徐光耀耳中。

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声明,自己不是小兵张嘎。 “许多读者按推理以为我便是嘎子,不,我并不是嘎子。 ”“非也!我虽然是13岁当的八路,但我这个人是非常刻板的,很守规矩,全无灵动之气,也没有创立过可以名垂史册的功勋。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嘎子,他还举出大量证据,甚至不惜故意贬低自己的性格。 我想,这是徐光耀谦逊品格的又一明证。 他认为张嘎是大家喜爱的完美形象,不肯抢占其英雄光环。

当然,张嘎是有原型的。

比较被徐光耀认可的是赵县的“瞪眼虎”。

1958年写《小兵张嘎》的时候,他还曾以个人名义给赵县武装部去过一封信,询问“瞪眼虎”的情况,但没有回音。

据了解,“瞪眼虎”本名韩志诚,抗战期间屡立奇功,担任过某排排长。 韩志诚1999年去世,一生从未向人夸说过自己的战功,更未把自己比附成英雄嘎子。 韩志诚的高尚行为令人肃然起敬。

当然,这些年,也有人出于各种目的,对外以张嘎原型自居。 对此,徐光耀说话含蓄但态度明确。 他表示,“自称‘张嘎原型’的人,据我所知,目前至少已有四五个”,“我对这件事始终坚持说两句话:一、凡是在白洋淀或敌后抗日根据地与日寇做过英勇奋战并有一定贡献的人,都可在‘张嘎’身上找见自己的影子;二、‘张嘎’是个艺术创造的产儿,是集众人之特长的典型形象。

”由此可以看出,他首先肯定参加过抗战的战士作出的贡献,相信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同时,他也希望大家一起爱护张嘎这个英雄形象,使其能够作为我们这个民族一份共同的精神财富,完好地保存起来,传递下去,为我们这个国家不断繁荣兴盛提供一份永不枯竭的精神动能。

“相较于电影,我还是更喜欢小说”徐光耀说,他很早就想写“嘎子”,最初的篇名叫《刘故得儿》,“故得儿”是雄县方言,是“嘎”的意思。 他多年来准备了很多材料,却一直没空动笔。 上世纪50年代末,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他终于决定把它写出来。 当时身体很虚弱,写小说怕坚持不下来,他就决定写电影剧本,以为剧本不必像小说那样字斟句酌,会比较省劲。 没料到事情并非想象的那样简单,剧本写到半截,遇到一个“拦路虎”,沉思再三,始终无法突破,他只好转而去写自己熟悉、擅长的小说。

又是没料到,小说写得相当顺利,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心里自然十分高兴。

再回头拾起电影剧本,“拦路虎”也很快投降,只用了半个月就搞定了。

1961年底,《小兵张嘎》在《河北文艺》发表,次年又出版了单行本。 小说的成功增强了徐光耀的信心,他把电影剧本寄给了著名导演崔嵬,得到崔嵬认可并很快投入拍摄。 1963年,电影拍出来并在全国公映,迅速引起很大轰动。

说到同名电影,徐光耀对导演崔嵬心存感激。

他说:“在上世纪50年代,电影是威力最大的宣传工具,一部好的话剧一年能有十万观众就很了不起了,一部受欢迎的电影一周就能有十来万的观众。 我的小说《小兵张嘎》已重印了二十四五次,发行了二百多万册,但影响力比电影《小兵张嘎》还是差远了。 此外,电影《小兵张嘎》确实拍得好,导演、演员、摄影、美工都很厉害,总体创作实力很强,不可多得。

”同时,徐光耀也坦诚地表示,自己更喜欢小说版《小兵张嘎》。

他说:“我这一辈子写的东西不多……就《小兵张嘎》算得上是有脸面的品牌。

我个人觉得小说比电影更有看头,我在小说上下的功夫更多。 如果读者要从作品里看到人性,看到生活的本质,与电影相比,小说《小兵张嘎》更能满足读者。

”他的观点也得到一些评论家的支持,如“电影相较于原著小说,情节结构更为紧凑单一,主要围绕老钟叔送给嘎子的木枪为叙事线索展开故事,将其他情节适度进行弱化,借助演员的表演使张嘎子的人物形象更为鲜明、具象,性格特征也更为突出。 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不及原著小说的细节描写更贴近人心,生动活泼”。

《小兵张嘎》问世以来,受到读者广泛喜爱,并得到很多专家好评。

铁凝评价:“一个作家终其一生,能够创造出一个或几个让万千读者记住的人物形象大约是所有身为作家的人的梦想。

因为一个有血肉有光彩有筋骨的人物进入读者内心并长驻其中实为不易。 若是做到了,那便是文学对作家最奢侈的回报吧?在当代中国文学的人物画廊里,‘嘎子’已是一个无可争议亦不可替代的经典的孩子形象。

在得知了徐光耀先生创作《小兵张嘎》前后的故事后,我曾经感慨说:‘他用他的笔让嘎子活了,而被他创造的嘎子也让他活了下去。 他们在一个非常时刻相互成全了彼此。 ’”高洪波认为:“《小兵张嘎》是一部脍炙人口的佳作。

它能使不同年龄的读者手不释卷,也能让不同国度的小读者爱不释手。

在阅读中,那充盈在字里行间的儿童情趣,令人忍俊不禁;那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神奇的斗争生活,又让人迷恋和神往。

而全书的小主人公张嘎,以他特有的魅力,走进小读者心中,成为孩子们生活中亲密的伙伴。 这种类型的儿童文学作品,是儿童文学园地里的珍品和奇葩,其审美意义、认识意义和教育意义是不可低估的。 ”该作因思想深刻、艺术精湛,曾经获得许多文学嘉奖与崇高荣誉,被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大会授予一等奖,获选中宣部、教育部、文化部等五大部委推荐的“百部爱国主义教育图书”,编入“世界反法西斯文学大系”“共和国儿童文学名著”等书系,选入教育部语文新课标推荐阅读丛书,等等。

崔嵬执导的同名电影,曾获得第二届全国少儿文艺评奖电影类一等奖,数十年来一直活跃在银幕上。 每年暑假,都会放映《小兵张嘎》。 每一次公映,观众的热烈反响都有增无减。

安吉斯扮演的嘎子与鬼子斗智斗勇,最终大获全胜,很容易获得观众的共鸣。

嘎子的英气与嘎气,已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童年记忆中最灿烂的一部分。

孩子们看完电影《小兵张嘎》,常常会情不自禁围拢一起,争着扮演嘎子,以木棍作钢枪,来一场捉鬼子游戏。 在审美带来的欢愉中,在模仿、游戏的过程中,英雄主义与爱国主义的精神种子已悄悄植入小观众的内心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