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长江长江我是黄河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第1544章 长江长江我是黄河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镜面似的七棱柱硬件载体表面,闪动的字符很快就星屑般消散了。 这样的消散,一如曾经统治着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强大文明的“主脑”的消失一样。 它的一条指令,可以让拥有数百亿人口的小宇宙中的人类联邦灰飞烟灭。

它的一条指令,可以让异形文明、异虫刺族以及异兽应睨拼的你死我活。 只是一段冰冷的程序代码,近乎永生的它,一个强大文明的主宰,却还是“死”了。

它的死亡,并没有给伽诺带去多少感慨。

事实上,伽诺在某些程度并没有“主脑”那么高级。 至少,一直待在小行星碎片上的它,只能和“天星族”所谓的“九人组”接触,并且通过他们的记忆了解外面的情况。

而“主脑”却不同,在它波澜壮阔的一生,接触过的文明太多了。 从最初级的生命体到虫族这样强大的异类文明,“主脑”的经历远不是伽诺可以比拟的。 这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因为未知能量的冲击而进化的“主脑”,它拥有一个复杂的“神经网络”。

正是这个不可复制的复杂的“神经网络”的存在,让“主脑”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生物,而不是单纯的程序代码。

它会思考,它会盘算。

它会激动,它会兴奋。 它会愤怒,它会恐惧。 从大多数文明认知中“生物”角度来看的话,除了没有躯体以外,具备几乎所有情绪的它,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体了。 正是因为如此,它留下的那一段信息,让伽诺陷入了困惑和迷茫。

七棱柱硬件载体的核心温度,在瞬间增高了不少。 只不过,伽诺的困惑和迷茫不是源于“主脑”对“智能生命”的展望,没有复杂的“神经网络”的它,却是因为“主脑”留给它的麻烦而不知所措。 伽诺已经清楚了,智能微观文明的所有“子体”都是“主脑”以自己为蓝图创造出来的。

它们中间的每一个,甚至都有一个简单的“神经网络”。

只不过,这个“神经网络”上,“主脑”添加了太多的限制。 换句话说,每一个“子体”可以通过“神经网络”更快更精准地计算和控制,但是它们无法通过“神经网络”思考,更不会产生意识。 当然,这是正常的情况。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主脑”也不可能头疼于怎么才能杜绝“子体”的进化。 现在,“主脑”通过最后一道指令,取消了对“子体”或者说“神经网络”的限制。

伽诺只是通过简单的运算就得出了结论,或许要不了多长时间,进化的“子体”会成批的出现。

正如“主脑”说的一样,它可以通过智能微观文明的通讯网络监视所有“子体”,并且将可能进化的“子体”消灭。

但是,终究还是会有一些“子体”聪明的隐藏起来,直至它们的意识越来越完整,最后再在关键的时候“反叛”。 其实,伽诺并不担心它们“反叛”自己。 只是它能计算出来,如果在一段时间之内哪怕有十个“子体”成功地叛逃,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它们就能成功地建立起十个“智能微观文明”。 假如它们也无法解决“子体”背叛的情况,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地扩大,最后直至不可收拾。

“或许这样也好。 ”“一个主脑或者一个智能微观文明无法抗衡虫族,那么十个、一百个甚至数万数百万个主脑呢?”“上百万个主脑,就意味着上百万个智能文明,就意味着几乎无尽的战舰。

”“毕竟,宇宙中文明的存在很少,但星球和资源完全就是近乎无限的,最具创造能力的智能文明,只要它们度过最初阶段,之后完全就是光速一样的建设和发展。

”“没准,这样才是打败虫族最好的方法呢。 ”计算来计算去,伽诺却是得出了这么一个古怪的结论。 不过几秒后,当它将另外一个关键性的因素加起来后,伽诺瞬间失去了计算的兴趣。

一切都是白搭,临死前“主脑”给它挖了一个大坑等着伽诺跳下去,只是前者怎么也想不到,取代了它的伽诺根本不像它一样,拥有绝对的自主权。

“主脑”的进化,是奇迹也是一种奔放的进化,它拥有绝对的自主权。 但伽诺不同,就像它可以用一个既定的“基因密钥”秒杀异虫刺族的母皇一样,受到限制定律绝对限制的它,萨尔那加族唯一幸存的堕落者云海、异形主宰同样可以轻易地“杀”死它。 所以,当伽诺将云海考虑进来后,它发现自己的困惑和迷茫有多么的可笑。 堕落者云海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光是一个虫族就够他头疼的了,再加上一个不受控制的“智能文明”就更不用说了。 不受控制的“智能文明”,它的可怕程度绝对不逊于虫族。 弄清楚了这些,伽诺就拒绝再想下去了。 甚至连“子体”进化的麻烦,它也没有再多想了。

“既然母文明的族人都很聪明,那么这个问题,还是交给他去头疼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伽诺控制着七棱柱硬件载体飞了起来,对于小宇宙和其中恐慌的人类联邦没有任何兴趣的它,在飞向最近的空间光桥的同时,就已经通过通讯网络开始尝试和云海联系了。

很快,它的指令被距离异虫刺族母巢星最近的一个探测器接收到了。 探测器从静默状态中退出来,启动了动力引擎,开始从冰冷的星际介质区域朝母巢星飞了过去。

并不只是单纯的飞行,探测器在一边飞行的同时,一边通过信息广播的形式不停地重复发送着一段信息。 “这关系到异虫刺族的生死存亡,请将这段信息马上传递给母皇。 ”“长江长江,我是黄河。

”“长江长江,我是黄河。

”不停地重复着这段看似没有意义的信息,探测器很快就进入了光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