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 习惯成自然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任职文件一下达,公司上下立即改口,不再喊曹茂盛老曹,喊曹支书。     门卫老邱把一摞报纸邮件放到办公桌上,别别扭扭喊了声曹支书,说周末请他到家里,喝酒。 见门卫也改了口,曹茂盛欣喜之余有些难为情。

太亲近的人改口令他别扭,于是红着脸起身,走到老邱跟前,捶了捶他的胸脯说,咱俩从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玩,是割颈换脑的铁哥们,这么叫多生分,还是老曹听着带劲!老邱憨厚地笑着点头,再次请他周末到家里碰两杯,有好酒。 曹茂盛说是不是好酒无所谓,只要不拿酒精勾兑的酒糊弄他就成!老邱红了脸,让他少扯知青点的事,现在谁还喝那玩意儿!    助理催曹支书去照合影。 曹茂盛快速下楼。

面带歉意,谦逊地往队列边缘站定。

助理小陈和政工老杨交换一下眼色,一溜小跑去拉曹茂盛,说他是全公司的主心骨,哪有不站中间之理!曹茂盛生涩地笑着,别扭着站到中间去。

    转眼三个多月过去,曹茂盛对曹支书已觉得顺耳,不再犯窘脸红。 再遇合影,只要助理象征性地在袖筒上带点劲,他就利索儿地站到中间去。     一年后的一天,门卫老邱拦住曹茂盛的车,说老曹啊,你咋忙得四蹄不沾灰了呢!曹茂盛心里很不舒服。

心想不喊支书也罢了,啥叫四蹄不沾灰呢?这么形容我也不怕影响我的威信?白着眼仁问老邱有啥事。 老邱咧着厚嘴唇笑了笑,说周末晚上到我家整两杯去。 没等曹茂盛作出反应,他凑到车窗跟前,神秘地说:这回可是五粮液!说完,一只手伸进去,搭在曹茂盛肩头,没心没肺地等他表态。 老曹的不悦尚未褪去,不知趣的手又搭上来,曹茂盛确实烦了,斜睨着这个和自己创造了半辈子人生故事的哥们,不酸不甜地问:啥事嘛喝酒7老邱说啥事都没有,就是喝酒。

曹茂盛将信将疑,别着脖子看老邱的那只手,嘟囔喝酒就说喝酒呗,干吗勾肩搭背的!老邱赶紧把手拿下来。 说这不是习惯了嘛,窘臊地搓着手。

曹茂盛把领带捋了捋,干咳一声说:喝酒的事再说,别老曹老曹的,不怕跟其他人弄混了?老邱想起了什么,连说就是就是,车间主任有个姓曹的,喊老曹容易搞混!老曹……唔,曹支书,那周末喝酒的事儿?曹茂盛拍拍他,十分真诚地说:老邱哇,你要是还想让老哥多活几年,就别请我喝酒。 你请我打球打麻将泡桑拿洗脚跑步看电影旅游都行,唯独别请我喝酒,我已经酒精肝了!说完,拿拳头在右肋上顶了顶。

    酒精肝让老邱想起酒精。 那年冬天,他把弄到的小半瓶酒精兑水,嘣了几粒糖精,抓了一把萝卜干,跑了几十里山路到另一个知青点找曹茂盛喝酒。

曹茂盛夺过酒瓶闻闻,立即眉开眼笑,朝他胸脯打了一拳又一拳,拿一个搪瓷杯子,你半口我半口地抿,你一口我一口地呷,不一会就飘忽了,开始吹牛骂老子,胡侃乱唱,快活得跟啥似的。

咋就酒精肝了呢?难道是酒精兑水闹的?    望着曹茂盛驶出大门,望着消失在风尘中的车影,老邱摇头叹气:人,咋就搞的不一样了呢?    日子在老邱的感叹中快速滑翔。     公司五周年大庆,照集体合影,全体员工排列整齐,只等曹茂盛一个人。

众人的忍耐快到极限的时候,曹茂盛红光满面地走出办公楼,步履稳健,轻车熟路,理所当然地直奔中间留着的豁口。 走至一半,手机响,接听:打我手机还问我是谁!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曹支书。

什么?没听清?曹支书听见没?有人起哄:听见了!    摄影师喊:一二三茄子!    曹支书习惯成自然地笑着,笑得那是相当沉醉。   。

[幽默故事] 习惯成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