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干枯的枝桠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散文> 干枯的枝桠

团支部史明艳烟台的冬天来的很早,甚至比枝桠的心凉的都早。

这儿下了烟烟蒙蒙的细雨,比枝桠的家乡稍晚了些。

不似春的沁爽,倒像深秋向初冬的,最后的告别。

就如枝桠对这一年来,一直伴它左右的叶的悼念。

枝桠看着它从小小的嫩绿;到可以独当一面、直面火辣的太阳;再到、再到摇摇欲坠、连一场小雨都抗不下了的、枯黄的落叶。 枝桠很不舍,但是枝桠没办法,自然是需要敬畏的。

任何事物都无法改变生存之道,就如万物冬枯,春荣;小鹰终有一曰会试飞与悬崖;狼也终有一日会抛弃幼崽,留它自己生存。 纵使前方凶险万分,未来渺茫不可期。 趁着还有牛犊般不惧天下的心,不如就来个不撞南墙不回头。

让我们放肆的闯一闯吧,趁着年轻,趁着风光正好,微风不燥。

像陪伴枝桠的叶,纵使仍被打入泥土,来年仍会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生命的传承或许就是如此,一代一代,十年百年,从不停歇。

如今活着的,总会是带着逝者的一部分活下去,或是作为支撑,或是作为责任,去完成一辈一辈的夙愿。

枝桠当初选择这里,一个盐碱地,是因为大海的呼唤。

对海的憧憬,海的敬畏,海的广阔,枝桠总是会被海感动。

枝桠也承诺,带家里的人过来看海。

枝桠本期望去见江南的油纸伞、烟雨、青石砖的枝桠,却也渐渐爱上了这个命运安排的地方。 它在这流过泪,痛过心;冷眼过,大笑过;也被深深的温暖过。 它不想离开这里了,这就像它的第二故乡。 枝桠会在这成长,枝桠会变得越来越自信,从一个经常惹事、犯傻成为一个成熟的人。 而成熟的代价便是时光与天真。

枝桠说:“再见,叶;你好,烟大!”我是枝桠,请相信,干枯的枝桠终有一天会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