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商议求和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第二百一十章 商议求和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杜重威待中使走后,屏退左右,将门关好,坐在案台上面,取出那道圣旨,反复读着上面的内容。

圣旨上面最后几个字让他感到倍感沉重,仿佛胸中有万钧的乐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莫再辜负朕的期望。

”是的,之前代州的战事连连失利,与他有莫大的责任。

但作为代州军政最高长官,他如今还能安然无恙地坐在府上,已经是难能可贵。

杜重威在防州此时任上,因为直言乱军之事得罪了宰相,才被朝廷平调到代州任职。 如今宰相已经更换了好几个,他却仍然被遗忘在代州。 直到这次契丹屯兵边界,朝廷才想起他。 不过代州军纪松弛,朝廷发下来的军饷到他手中已经所剩无几。 杜重威没有再贪这一丁点军饷,反而将自己的俸禄加在军饷里凑数。

代州将士见杜大人如此清廉奉公,于是日夜加紧操练。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终于时机来了。

北方的契丹见中原大乱已久,元气大伤,认为可以像五胡十六国时期那时一举灭掉大唐,于是大举进攻代州,前后用兵达十余万。 代州防线虽然固若金汤,但终究是寡不敌众,坚持了半月便退到州城固守。

假如当初早听姐夫石敬瑭的劝告,对契丹军队稍加堤防,现在的战局也不至于如此难堪。

朝廷固然对他失望,但现在两面作战,只得权衡利弊,尽量为平息转乱争取时间。

所以才急忙将乐援的安西军调往河东,从而威慑契丹大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杜重威又读了圣旨一遍,见甚至上写道:“与契丹谈和之事由卿全权负责,凡有益两国之事,皆可谈;凡阻拦和谈之人,杀无赦。 ”杜重威反复领悟这句话的意思,莫非是要割地求和?又觉得此事不可,圣旨上未写明,倘若他没有促成两国和谈,破坏了朝廷的战略,他岂不是也在杀无赦的范围之内?但如果他真的割地求和满足了契丹的要求,代州的百姓会放过他么?千百年之后,人们将怎么看待它?会说他贪生怕死,卖国求荣。

朝廷啊朝廷,你到底想让我杜重威怎么做?他在心里想到。 由于事情比较急,他又将安西将军乐援请了过来,他如今是朝廷的红人,代州的救星,如果有他的首肯,谈和之事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很多。 那时乐援正在城墙上,望着城外黑压压的敌军,绞尽脑汁思索着御敌之策。 早上他同样接到皇上的密旨,叫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契丹攻破代州防线。 他见杜刺史派人请他到府上一聚,向副将乐天藏交代了几句,便随来人走了。 杜重威见到乐援,连忙迎过去说道:“乐将军,杜某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乐援虽然官居安西将军之职,但只是三品官衔,兵队编制上仍属于刺史节制。 他见杜重威如此客气,知道有事相求,于是恭敬地答道:“杜大人,不知招卑职前来有何事?”杜重威道:“乐将军,到这个时候了,我们都是一家人,就不要拘谨这些繁文缛节了,叫我大哥就行了。

”乐援见杜重威着急的样子,随口应道:“卑职遵命。

”杜重威说道:“贤弟,我今日接到朝廷的圣旨。

你猜猜是什么内容?”乐援不解,随口问道:“是和契丹有关吗?”杜重威忧心忡忡地答道:“贤弟猜对了,正是这事。 ”乐援答道:“大哥放心,我安西军五万将士绝对会奋起杀敌,保证人在城在。

”杜重威说道:“贤弟所言严重了。

皇上给我的圣旨里面说了,如今中原大乱,我们目前主要还是想办法与契丹谈和,保证边疆无忧,朝廷才能一心与乱军作战。 ”乐援听完心中一怔。 如今契丹强势得很,如果谈和的条件不满意,他们随时可以再次发动攻击。 如果要割地赔银,势必会激起民怨,到时局势更加不可控制。 转身对杜重威说道:“不知大哥可有了主意?”杜重威故作忧虑地道:“暂时还没想到,所以请你过来商量。 ”乐援叹息道:“方今之计,也只有谈和这条路了,只是不知道契丹会提什么条件。

”杜重威见乐援同意谈和,心中一喜,说道:“贤弟,我等先打出谈和的诚意,至于条件,可以慢慢谈,廿天不行,可以谈三月,三月不成,可以谈一年。

反正是缓兵之计,如果朝廷在中原歼灭乱军,自然会增兵代州。 到那时,就不怕契丹不退兵。

”杜重威眉飞色舞的道。

说罢,拿出早已写好的求和信递给乐援。

乐援见这杜大人确实不是简单的人,如此缜密的思维,难怪可以坐到代州刺史的职位。 乐援接过信,说道:“大哥明智,我这就差人去办。 ”乐援回到军中,想到事情紧急,当即招来副将乐天藏,将和谈之事告诉他,并嘱咐道:“天藏,与契丹求和之事事关重大,既不能有所差池,也不能有损国威。

契丹大营杀机四伏,你此去务必处处当心。 ”乐天藏是乐援的族弟,从小与乐援一道长大,自是知道兄长的个性,若非紧要关头,是绝不会让他这个副将出马。

他听了之后,拍拍胸膛说道:“大哥放心,我就算拼了性命也要促成此事”。

乐援赞许地点点头,然后亲自相送他到城外。

契丹大军驻守在代州城外三十里,乐天藏行了半个时辰才到达。 契丹军营占地方圆数里,全是白色营帐,每个营帐外都竖着锦旗,北风呼啸而过,那些锦旗随风舞动,发出呼呼地声响,仿佛是胜利者再高唱凯哥。 乐天藏在山坡上默默地注视着大营,脑海中思索着等会该怎么应付耶律德光和他手下的士兵。 “既不能有所差池,也不能有损国威。 ”他反复揣摩这两句话的意思,末了说了句:“罢了,此去不成功便成仁!”便挥动马鞭朝山坡下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