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周恩来系同宗 二人关系是叔侄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在1938年武汉举行的鲁迅逝世两周年纪念会上,周恩来说:在血统上我也许是鲁迅先生的本家,因为都是出身浙江绍兴城的周家。 1952年周恩来对许广平说:排起辈分来,我应该叫你婶母哩。

1969年周恩来对周建人说:我已查过哉,你是绍兴周氏20世孙,我是绍兴周氏21世孙,你是我长辈,我要叫你叔叔哩!估计是哪位本家或亲戚查过什么记载告诉周恩来的,但这样明确的记载还没有被发现。 然而,周恩来的说法引起了不少研究者的兴趣。

在鲁迅和周恩来家世关系研究中,取得成绩而值得注目的有三人:张能耿先生、裘士雄先生和吴长华女士。

张能耿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担任绍兴鲁迅纪念馆馆长,几十年研究鲁迅,出版有《鲁迅的青少年时代》等着作。

近年,他参与主编的《周恩来家世》、《鲁迅家世》都是皇皇大着,史料丰富,学术分量很重,对两家家世的来龙去脉叙述清楚,并附有多种详明的世系表。 裘士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担任绍兴鲁迅纪念馆馆长,研究鲁迅也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出版有《鲁海拾贝》、《文史掇拾》等着作。 在《鲁海拾贝》中有《鲁迅与周恩来之关系研究二题》一文,以精炼的笔墨把两家家世说得清清楚楚,并列有两家家世表,一目了然。

张、裘两位都认为,周恩来所属的绍兴保佑桥周家和鲁迅所属的绍兴鱼化桥周家共同的祖先是1263年出生的周澳。

周澳生有四子:周德、完一、完二、完三。

鲁迅是周德之后,周恩来是完一之后。

裘士雄指出,根据现有史料,从周澳到周恩来的世系是清楚的,如将周澳作为1世,周恩来是24世。 但从周澳到鲁迅的世系不清楚,原因是从鲁迅倒数上去14代即周逸斋是清楚的,而周澳到周逸斋之间到底是几代,却缺少记载。

因此,在目前条件下,鲁迅周恩来之间排辈分是不可能的。

这时出来了吴长华。

吴长华是上海鲁迅纪念馆研究员,出版有《冯雪峰评传》等专着,发表鲁迅研究论文甚丰。

她在1998年出版的《上海鲁迅研究》第9辑上,发表《周恩来与鲁迅》一文,认为既已查出周澳是共同祖先,那周恩来与鲁迅的家世已清楚了。

她在文末列了一个两家世系对照的《鲁迅周恩来世系表》,以周澳为1世,鲁迅为23世,周恩来为24世,鲁迅正好是叔叔。

她没有解说她这世系表是怎么列出来的。

很可能,她根据周恩来说的鲁迅是叔辈,就把鲁迅锁定在比周恩来高一世的位置上,然后用倒计时的办法,从鲁迅出发,上逆经周逸斋到周澳划上一条线,表就制成。

至于从周澳到周逸斋到底隔了几代的问题,她文中没有论及,表中只注上不明两字。 从周澳到周逸斋相隔多少时间呢周澳生于1263年,他的长子周德生于1280年;周逸斋生年不详,其妻赵氏生于1489年,夫妻年龄大致相仿。 从1280年至1489年共209年,吴长华的《鲁迅周恩来世系表》中,在这209年中虽注上不明两字,但参照周恩来那边的世系表,这209年必须是8代,那她的两家对照世系表方能成立。

209年分8代,平均每代之间相隔岁。

这岁数大致是可能的,是合理的,并不离谱。

这不能不令人佩服:吴长华的大胆地快刀斩乱麻式地制订的《鲁迅周恩来世系表》,极富创意,极具参考价值。 但是,历史是具体的。

平均数只能毛估某种历史现象,而不能准确地说明历史事实。 封建社会富裕点的人家早婚很普遍,如果每代之间平均相隔是23岁呢,那209年就成了9代,鲁迅就成了24世,和周恩来平辈了。 如果每代之间平均相隔21岁呢,那209年差不多是10代,鲁迅就成了25世,反而周恩来是叔叔鲁迅是侄辈了。

过去有人说过30年为一代,如果每代间隔是29岁呢,那209年是7代,鲁迅就成了周恩来的叔祖。 何况,落实到具体的人,各代间隔的岁数真可说是五花八门,如鲁迅父亲是21岁生鲁迅的,两人相隔20岁;而鲁迅自己五十得子,他和海婴之间相隔48岁,如按平均数算,他们父子俩会被当作三代人了。

所以,那209年到底是几代,还是一个未知数;鲁迅到底是周恩来的哪一辈人叔祖叔叔平辈侄儿实在不可能定论,还有待史料的进一步发现。 近见王锡荣撰《鲁迅生平疑案》一书,其第一篇就是《鲁迅与周恩来究竟是什么关系》。 本来这个问题经过几位研究者的努力,来龙去脉和症结所在已很清楚,可到了王先生笔下,却被写得繁杂纠缠。 纠缠几乎成了此书的特点。 对于王先生所写,笔者在此谈三点看法:1、王先生在文中明明说:我们还是没法明白准确地画出从周敦颐到鲁迅的整个世系表,只能期待新的资料发现来解决问题,但他在文末还是列了《鲁迅周恩来家族世系表》,把鲁迅周恩来写成叔侄关系。 表前表后都没有说明此表仅是学术探讨中的一家之言。 笔者在此要提醒读者:请不要由此而以为鲁迅周恩来真是叔叔和侄儿;请注意以讹传讹的问题。

2、王先生书中的《鲁迅周恩来家族世系表》,是照抄照搬吴长华的《鲁迅周恩来世系表》的,只是加了一些节外生枝的旁系的内容,如在鲁迅一代把周作人、周建人和幼年夭折的椿寿都写上去了,如曾祖父一代把兄弟五人的名字都写上去了。

你这篇文字的题目不是《鲁迅周恩来究竟是什么关系》吗,那只要把双方的直系的世系进行对照就可以了,把每一代的旁系都写进去,既繁杂纠缠,又于表述主题无用。

显然,王先生的意图是:把旁系也节外生枝地写进去,并在表题上加上家族两字,似乎他的表就和吴长华的不一样了。 但如果把两表对照一看,立刻就真相大白。

笔者认为,吴长华的《鲁迅周恩来世系表》不是普通常识的简单重复,而是包含着她的不少学术创见。

她把鲁迅周恩来锁定在叔侄关系上,把目前还不明的209年在世系表中暗含序列的8代,都表现了她的胆识,这是她的学术判断,是她独特的研究成果。 这《表》是她的着作。 这《表》至今还有不同意见,还有争议,正说明是她的一家之言。 我国《着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 但王锡荣并没有这样做。

这件事,不论吴长华的态度怎样,可这里还有对读者负责的问题,还有学术规则的问题,还有遵守法令规章的问题。 王锡荣的做法,显然是不妥的。 3、王锡荣在将吴长华的《鲁迅周恩来世系表》搬到自己的着作里时,竟将鲁迅这边世系表上的线,错接到了周恩来那边的世系表上了。 这样,鲁迅这边的绍兴鱼化桥周家的列祖列宗们,竟都成了周恩来那边的保佑桥周家的成员。 不论这错是原稿如此还是排印出错,现在书中印的就是如此的荒唐。 笔者在此要特别提醒读者,不要以为:闹了半天,原来鲁迅周恩来是同一世家的,他们的叔侄关系似乎更坐实了,而且更亲近了。 请加注意!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