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淇:从艳星到女神,我从不依赖谁(图)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舒淇:从艳星到女神,我从不依赖谁(图)

台风,香港,半岛酒店,2012室。   屋外风雨斜飞,屋内温暖如春,墙上是仿宋的挥金工笔画,桌子上是仿宋中式细瓷彩碗,摆一青一白两只梨子,再配上两片梨叶,写意得像白石老人的小品。

  舒淇的包和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包是玫红底白条,方方正正;手机是iPhone(手机上网),背面贴满华丽钻石,图案是玫红豹纹,再系着两只胖胖的她最爱的HelloKitty,隔老远听到自己的电话响,软软央人帮她拿过来:我手机响啊!  那是我听到舒淇讲的第一句话,化妆间一大堆熟人围着她,经纪人、发型师、化妆师、私人助理……在一片嗡嗡声里你仍然听到她清脆绵软略带台湾味的广东话,腔调像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兴奋地同人讨论这讨论那讨论那天晚上吃的燕窝应该打包。 冯小刚说他从没有在少于四个人的状态下和舒淇说过话,我的理解是,害羞和内向的人都有这毛病,总是希望身边围着熟悉的人好让她没那么害怕和困窘。

  一边化妆一边吃饭盒,清得很,几条菜心与鸡爪,纤体与美容一样没耽误。

皮肤好,极白极薄,一点斑也不见,有一种绷得紧紧的年轻感,笑起来七情上面鼻子眼睛皱成一团,比想象中要高要瘦。 漫长的化妆时间里脚会动个不停,一会踩在镜台边一会压在椅子上,但你也不觉得粗野,只觉得率性可爱连脚踝线条都这么性感的人,够资格做任何姿势。   四个小时,和摄影师插科打诨,熟练地对着镜头做表情,性感、妩媚、天真或冷傲轮流上阵,到最后总归要笑场,难得的是她时刻要自娱娱人,做鬼脸,或者伸手从长发摸起摆个80年代邝美云式的经典夸张S造型,笑翻一屋子人,可不可以不扭这边脖子?换一边扭?温和地提要求,没有传说中的坏脾气,累的时候,会抽一根烟,倦的时候,会慢慢喝手中的酒。

  她对着斜风细雨的维港发呆的时候,或者不笑的时候,脸上总有一丝迷惘,这让人想起她微博上的一句话我在寂寞的空间里,往无际的世界凝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