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怀念妈妈做的什么菜?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我最怀念妈妈做的菜豆腐。

我今年在四川老家过的春节。

春节期间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吃,就想吃清淡一点的。 正月初九,按家乡的说法,那天管豆子(就是大豆)。

早饭后,妈妈对我说:你不是喜欢吃菜豆腐吗?我早上把豆子泡起了,你去自留地头砍几窝白菜来洗干净,我做菜豆腐吃。

哇,妈妈要做菜豆腐吃!我好高兴,就拿上菜刀向菜地跑去。

我砍了三窝白菜,大概有七八斤吧,在水桶里择洗干净,切好。

豆子已经泡好了,我准备放到打米机上去打豆浆,妈妈说机器打的没有磨子手工磨的好吃。

我就把泡好豆子的锑盆放到石磨旁边,先用水把磨心和磨槽洗干净,妈妈用大勺子一勺一勺的舀豆子和水到磨子上的孔上,我去推磨,看着豆子和水经过石磨碾压后变成生豆浆顺着磨槽流到下面的水桶里,我仿佛闻到了菜豆腐的清香。 我一边推磨,一边跟妈妈摆龙门阵(方言,聊天的意思),摆我们几兄妹小时候的往事,妈妈虽然85岁高龄了,记忆力仍然很好,许多我早已忘记的童年趣事,她都记得。

平时我在外地工作,只有年关才回到老家陪爸爸妈妈过年,有我们几兄妹回到家里,他们总是很开心,妈妈时不时总是跟我说她过去那些遭遇,那些陈年往事,有伤心的,有开心的,我就与妈妈同喜同悲,在她伤心时安慰她,在她开心时一起大笑。

一个多小时后,泡的豆子磨完了,我把豆浆倒进灶上的大铁锅里,把灶孔里的木柴烧燃。 豆浆烧得差不多开时,妈妈把胆水(做豆腐用的催化剂)倒一些在豆浆上,不一会儿锅里就泛起一层嫩嫩的豆花,接着妈妈把洗、切好的白菜倒进豆浆里,几分钟后,菜豆腐就做好了,清香飘满了整个厨房。 哇,妈妈太伟大了!妈妈让我到地里摘些大蒜叶和香菜来洗净切碎,用煎热的菜籽油煎一小碗辣椒粉,放上盐和蒜叶香菜,加点菜汤,蘸水就做好了。 这时候,米饭也熟了。 那顿饭我吃了好多,牙齿已经落光了的爸爸妈妈也多吃了一些,菜豆腐太好吃了,清淡清香又送饭,比春节那些天任何一顿的菜都好吃。 记得小时候,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些年物资匮乏,要吃一顿菜豆腐好不容易。 有一次,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买了几斤豆子,也是先用水泡好,用家里的石磨现磨豆浆,我那时还没有石磨高,推磨的磨单钩(方言,就是石磨的推把手)一头是挂在厨房横梁上的,一头插在磨手的孔里,我就把悬挂的绳子放低一些,推磨的时候两只手放在磨单钩把手两头,用力往前推,那石磨挺沉的,磨豆浆还好,比较轻松些,要是磨半成熟的玉米(做玉米巴巴),那可重多了。

后来在城里读书或去外地工作,物资丰富了,每次回到家里,吃菜豆腐再不是难事,妈妈都会做好几次来吃。 当然,妈妈会做的菜多了,但菜豆腐对我来说,始终是打分最高的,每每让我想起就回味不已。

你最怀念妈妈做的什么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