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公前妻看病 我无怨无悔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给老公前妻看病 我无怨无悔

(图文无关)  刘旭家的楼十一月里才给供暖,用手一摸温温的,屋里并没有感觉暖多少。 晨起,用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感觉温热的身体触及冰冷后的颤抖。

现在,把整个身躯都靠在暖气上,才感觉手又活过来了,然而,浑身却越来越冰冷。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雪,寒风带着冬的气息,暴躁地敲着玻璃窗,不一会就在玻璃窗上印上了白色的手印,像白云,又像雪花,还像张着白色巨口的怪兽,吞噬着温暖。 刘旭想,冬天如果没有寒冷也许她会喜欢。

锅里的油热了,丢了一把切条的白菜进去,锅里立马发出轻微的噼啪噼啪的声音,把煤气灶调小了火,锅里倒上一瓢水,忘了放作料就盖上了盖子,冷的感觉叫她不耐烦做任何事情,尽管如此,锅里的菜还是发出一丝清香的白菜味道。

  利用烧菜的时间,她便去打扫屋子。 他们挂在墙上的结婚照片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尘,凉水里用力拧了一把抹布,伸手去擦照片,刚要放在照片上,才想起这种照片用湿抹布是万万擦不得的。

又是一声叹气,怎么无故的变得糊涂了。 转身去取干抹布,却想起锅里的菜没有放作料,给菜放好了作料,却忘了刚才要去取什么。   刘旭插着手站在沙发边上,看见沙发上织了一半的毛衣,一半在沙发上,一半掉在了地上。 毛衣针脱落在一边,才想起昨晚想不起怎么织了,生气的拨了毛衣针。

她伸手去捡,想着最近的脾气越发难以控制,心里不免有些悲哀。

  老公孟晨搭讪着走来拿起羽绒服,说:我出去一会儿。

  刘旭低着头只顾弄着掉线的毛衣,轻轻眼眉间纠结着。 孟晨羽绒服穿了一半,看着她,无可奈何地又问了一句。 半晌,刘旭抬起头说:唔,你不在家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