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周密《玉京秋·烟水阔》词作赏析 传统的英文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宋人周密《玉京秋·烟水阔》词作赏析 传统的英文

  【作者简介】  周密:(1232—约1298)南宋文学家。 字公谨,号草窗,又号四水潜夫、弁阳老人、华不注山人等。

原籍济南,后为吴兴(今浙江湖州)人。 宋德祐间曾任义乌(今属浙江)令等职。 宋亡隐居不仕。 其词讲求格律,风格在姜夔、吴文英两家之间,与吴文英(梦窗)并称“二窗”。

也曾写过一些慨叹宋室覆亡之作。

并能诗文书画,谙熟宋代掌故。 著有《草窗韵语》《齐东野语》《武林旧事》《癸辛杂识》《志雅堂杂钞》《云烟过眼录》《浩然斋雅谈》等数十种。 编有《绝密好词》。 存词150余首。

  【词语注释】  ⑴长安:此处借指南宋都城临安。   ⑵夹钟羽一解:夹钟羽,一种律调。

一解,一阙。

  ⑶晚蜩句: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蜩,蝉。

  ⑷碧砧句:有青苔的石砧传来有节奏的捣衣声,井旁落满枯黄的桐叶。 银床,井上辘轳架。

古乐府《淮南王篇》:“后园作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 ”庾肩吾《九日传宴》诗:“玉醴吹岩菊,银床落井桐。 ”  ⑸凉花:指菊花、芦花等秋日开放的花,此地系指芦花。 陆龟蒙《早秋》诗:“早藕擎霜节,凉花束紫梢。

”  ⑹秋雪:指芦花,即所采之凉花。

  ⑺砌蛩:台阶下的蟋蟀。

  ⑻吟商:吟咏秋天。

商,五音之一,《礼记·月令》:“孟秋之月其音商。 ”  ⑼琼壶暗缺:敲玉壶为节拍,使壶口损缺。

  ⑽翠扇恩疏:由于天凉,主人已捐弃扇子。

  ⑾红衣句:古代女子有赠衣给情人以为表记的习俗;屈原《九歌·湘夫人》:“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醴浦。 ”  ⑿楚箫咽:相传为李白所写《忆秦娥》词:“箫声咽,秦娥楚断秦楼月。

”  ⒀谁倚:各本作“谁寄”,此从《词综》卷十九、知不足斋丛书本《苹洲渔笛谱》。

  【作品赏析】  赏析编辑本段《玉京秋》为周密自度曲,属夹钟羽调,词咏调名本意。

共两片,十二仄韵。 作此调者甚少,且不属于七宫十二调之内。 然音韵谐美,别具声情,值得治词乐者重视。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吴文英《唐多令》),知秋之为秋者,莫若游子羁客。

刘禹锡《秋风引》所云:“何处秋风至……孤客最先闻。

”亦同此意。 玉京,长安,并指首都临安。

词人独客杭州,西风又至,心绪黯然,遂琢此词,以写其悒郁之怀。   上片以景起意。 “烟水阔”三字,起得高健。

将一派水天空阔、苍茫无际的寥廓景象,尽收笔底,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广阔的背景。 接下“高林”、“晚蜩”二句,一写目见,一写耳闻。 寓情于景,境殊依黯。

“弄”字是拟人的笔法,将落日的余晖依偎着树梢缓缓西沉之情态,表现得十分生动。

好像是在哀伤白昼的隐没和依恋这逝水的年华似的。 物与我,审美的主体与客体,就这样交融在一起了。 草窗词工于炼字,即此可见一端了。

“蜩”即蝉。 寒蝉凄切,哀音似诉,与烟水残阳相映衬,便觉秋意满纸、秋声欲活了。   “碧砧度韵,银床飘叶”,意工句稳,是声色兼胜之笔。 砧,指捣衣之石。

因其漂没绿水之中,故冠以“碧”字美称之。

因物赋形,便觉新而不怪。

“度韵”,指有节奏的捣衣声响,荡漾水际,富有韵律的美感。 “银床”,白石砌成的井栏。

“银”谓石之白,与碧砧相对,用字殊炼,刷色尤为韶蒨。   “衣湿桐阴露冷,采凉花,时赋秋雪。

”俨然一幅秋宵觅句图画。

衣湿、露冷,言伫立之久。 秋色,芦花也,即所采之凉花。

湿、冷、凉诸字,皆写人之感受,复笔描摹,愈见心绪之凄苦。

以上种种描写,只在烘托环境。

“叹轻别”以下三句,才点出心事。

却又轻叩即止,不作更多的剖露。

用笔吞吐,欲落不落,正是婉约派词人家数。

“砌蛩”,指蟋蟀,鸣于秋间,其音凄切,能动客子之乡思。

草窗用在歇拍处,上承“幽事”,不必说明,意已反透。

  过片“客思吟商还怯”,紧承“砌蛩”,是将词人的乡思与秋虫的清吟打并一起的手法。 “怯”字很有力度。 “不意道苦辛,客子常畏人”。

(韦应物《鹧鸪诗》)此其所以“怯”欤?“怨歌长,琼壶暗缺”二句进一步抒写恨情。

“怨歌”,相思之歌也,仍从虫声引出。

梁简文《筝赋》:“奏相思而不见,吟夜月而怨歌。 ”为其所本。 周邦彦《浪淘沙慢》:“怨歌永、琼壶敲尽缺。

”用写别情。 唾壶击缺,本王敦事。

敦咏“老骥伏枥”以铁如意击节而唾壶尽缺。 草窗融化而出之,换一“暗”字,便有翻新之妙。

陈廷焯所言:一‘暗’字,其恨在骨。 ”是也。 “翠扇”、“红衣”宕开一层,转写外景。

许浑《秋晚云阳驿西亭莲池诗》:“烟开翠扇清风晓,水乏红衣白露秋。

”写盛开之秋荷。

此处则“恩疏”、“香褪”,写败残的莲花。

入耳之秋虫,尽成怨曲;入目之秋花,并作愁容,这凄凉况味的确是够折磨人的了。 “翻成消歇”者,兼此二者而言,是并上述唧唧之秋虫与枯荷败叶也都荡涤一尽。

这是深秋的光景了,其搅动人的乡愁也愈益浓重。 “玉骨”二句,托体甚高。 谭献云:“南渡词境高处,往往出于清真。 ‘玉骨’二句,髀肉之叹。 ”(《潭评词辨》)“髀肉复生”,是刘备慨叹岁月蹉跎、功业不立之言,语出《三国志》。 草窗用此,意涉多重:“玉骨瘦来无一把”李商隐《赠四同舍诗》),用指体瘦。

而“闲却”云云,则是功名未立之叹。 而托辞微婉,寄兴遥深,此其所以为高。

结拍二句“楚箫咽,谁寄西楼淡月”,是以远处的箫声,来唤醒词人的沉思,来衬托游子的孤寂。

是谁在西楼的淡月中,吹奏呜咽的洞箫呢?以动映静,益增凄然之感。

不唯切合题面,尤有兴象空灵,风致超诣之妙。 陈廷焯云:“此词精金百炼,既雄秀,又婉雅。 ”推许备至,可见其影响之深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