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你什么时候娶媳妇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爹地,你什么时候娶媳妇

正文第11章、又进狼窝[更新时间]2019-07-1522:55:28[字数]2112第11章、又进狼窝苏钰皖刚刚把门关好转回去看到房间里的人时就后悔了。 她的后背冒出了细密的冷汗,心跳也不由自主的的加快,不禁感慨,看来自己这是又入狼窝了。 这个包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有几个男人在喝酒,空气中弥漫的都是另苏钰皖不舒服的味道。 正在喝酒的几人见她进来倒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她身上所穿的衣服,让几人误以为她是新来的小姐。

其中一个男人直接拿着手里的酒杯走到她面前,用食指轻浮的挑起苏钰皖的下巴,“新来的?”苏钰皖朝后面退了一步,后背紧紧地贴在了墙上。 男人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轻笑一声,在苏钰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一股大力扯得摔在了沙发上。

没料到这一变故的苏钰皖吓了一跳,包间里的另外几个男人见状都哄笑了起来。

这样的笑声,另男人的心里很不舒服,他整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苏钰皖自己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规矩的站在他身后,低着头不发一言。

她这副乖巧的样子正合男人的意,“脸蛋倒是挺漂亮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苏钰皖闻言脸色一变,但转瞬间又想到这个时候外面到处都是在寻找她的人,一但出去,不仅自己受罪,恐怕舅舅也不会好过。 思及此,她压制住自己心里不满的情绪,面上陪着笑脸。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放手一搏,她没有退路。

手轻轻地搭在了男人的胸口,若有若无的摩挲着,“味道好与否,先生一试便知。

”见她如此识相,男人也不再为难她,一把将苏钰皖扯到自己怀里,坐在他的腿上,另一只手,从桌上随意的倒了一杯酒出来。 “喏,喝,要是大爷我高兴了,下次来还是你!”男人语调轻快,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看着已经递到自己面前的酒,苏钰皖心中百转千回,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房间里的其他几个男人从她进来伊始便一直注意着她,这会见她要喝酒,更是眼珠都不愿转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

苏钰皖没有在意这些,尴尬一笑,手还是接过了酒杯,心里盘算这要怎么处理现下的情况。 尽管接过了酒,但她也只轻抿了一小口,余下的便端在手里,不肯再喝。 其余几个男人都发出了扫兴的声音,“唉,怎么只喝这么一点,可真是不够意思。 ”说着脸上还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另外一个男人接过话茬,“就是啊,来这种地方还装什么清高。

”他们二人的话让苏钰皖和抱着她的男人脸上的面子都有些挂不住。 若不是此时受制于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钰皖又怎么可能会忍气吞声,她暗自捏紧了裙摆,大脑飞速运转,试图寻找解决办法。

另一旁的小姐看见场子似乎冷了,赶忙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妄想寻找自己的存在感。 她走到刚刚出声的两人面前,“二位不必动气,新来的不懂规矩也正常,要不,我来陪您喝?”说完后见两个男人不搭理她,顿时一阵尴尬袭来,可做她们这一行的,根本就没有选择,“先生,看她喝也不能尽兴,倒不如让我来?”两个男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有些不耐烦的说:“怎么,新来的连规矩都不懂就敢送出来接客?莫不是故意装出这幅样子的吧!”那位小姐脸上的笑容变得十分僵硬,她正准备再说一些什么却被堵了回去,“小妞,我也没说不让你喝啊,来,过来,要是伺候的好了,咋们就不管这闲事了,反正,有人会调教她!”说到这,两个男人还斜睨着她,“怎么,要不要我们兄弟再来调教调教你啊?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不如再多管点?”如此明目张胆的羞辱让她再也没了开口的勇气,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退缩!抱着苏钰皖的男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敢情你们前面还是在替我调教女人咯?”这话一出,气氛瞬间凝固,“嘿,我说你这人,怎么……”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刚刚出来的那个小姐便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男人哪里见过这主动的女人,当即就压了上去。 另一个帮腔的见状也不敢再出声,表面不说,却并不代表他心里能够什么都不想。

这种地方,可不是一个正常女人会来的,更何况……他看了看苏钰皖的穿着,又看了看凑上来的那个小姐的穿着,心里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现在的人,为了赚钱果然是什么手段都能用上啊!抱着苏钰皖的男人一只手扳住她的头,低沉这声音,“怎么办,你把我兄弟弄不高兴了呢!”这种时候,苏钰皖不敢乱动,她生怕自己说错,或做错什么会让这个男人情绪激动。 “怎么不说话,刚刚不是很能说?嗯?”男人又把她的头往自己面前送了送,“呵呵,不如这样好了,你自己自罚三杯。 ”说着他还看了一眼旁边静静地喝着酒的男人。

苏钰皖彻底慌了,自己因之前的事旧伤一直没好,自那以后,这几年更是碰都不碰这些东西,这……她内心挣扎了一番,正要开口拒绝,“怎么,想拒绝?还是……喝不了?”男人挑衅的话让她不得不咽下嘴边的话,她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要么喝,要么滚。

滚自然是不可能的,只要再拖延一会,就能够解脱了。 见她不说话,男人便默认了她的意思,直接倒了满满三杯酒摆在桌上,其中一杯递到了她面前。

威士忌的味道不断地刺激着味蕾,她强迫自己要保持镇定,缓缓伸手把酒接了过来。 她很清楚,如果她今天不喝的话,就算是想滚,也不是容易的,但是自己的身体……可是她早已经不是五年前的苏钰皖了,没有了,明知自己不行,可她偏要强迫自己。 只因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想退缩,她想逃的时候,舅舅的样子,还有他们一家人和她的过往都一一浮现出来,她没资格,也没有理由放弃。

在她坚定决心的时候,男人自己又从桌上端了一杯,朝她举了举,苏钰皖没有选择,只能和他碰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