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请把老公还给我吧!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姐姐,请把老公还给我吧!

最爱的人背叛了我,最亲的人伤害了我,世界一片黑暗,人间跟地狱没什么两样,人间的天堂让给你们,奈何桥上我绝不喝下孟婆汤,我相信有来生,来生,我一定要讨回他们说爱情里的两个人有时就像双胞胎。

我说双胞胎里的两个人拥有同样的品味,同样的眼光,甚至有的时候会爱上同一个男人,拥有同一份爱。 我生在农村,自从我落地呱呱叫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丑小鸭。

只因姐姐比我先出娘胎三分钟,只因一个好字,妈妈说一个好字,女字在前,子字在后,妈妈希望第一胎是个女孩。 如她所愿,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妈妈依然把姐姐当成好的兆头,可我也是女的,为什么妈妈要认定第一胎第一时间到来的女子就是一辈子好的象征,因此姐姐永远比我得宠,而我只能偷偷躲在被子里聆听他们的笑声。 妈,你可知道,好字是女为前,但女为前的不一定就是好。 奴字也是女在前,难道妈妈你不怕姐姐会一辈子为奴吗?我恨,我恨你们,一个个都恨。 自我懂事起,我就知道我是这个家多余的,你们根本不把我放眼里。

我不清楚,我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要不是我的手臂上长一颗姐姐没有的志,我想就连你们都很难认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就连声音都没有区别,可你们为什么只为那三分钟就可以狠心不爱我?看到人家双胞胎吃喝穿用的都一样,而我们,从小妈妈给我和姐姐买的衣服和玩家档次都会有区别。 你们总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姐姐,吃饭的时候,不停的往姐姐碗里夹菜,堆得满满的一碗,边夹还边喊我:小妹多吃点。

听得我呕吐。 每当你们要我一个人在家看家,每当我看着爸爸妈妈牵着姐姐的手走出门外,每当听着你们的笑声慢慢的消失在楼梯拐弯处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拿起钢笔用力的扎在苹果上,我把苹果当成姐姐,把苹果当成发泄内心不满的道具。 是你们赐予我生命,造就我孤僻的性格,把原本无罪的小生命培养成一个内心黑暗的魔鬼,培养成一个罪犯。

我孤单,我冷漠。 我知道我的一辈子只能靠自己,我更渴望早日脱离苦海,远离这个家。 很庆幸,我读书成绩一直不比姐姐逊色,这是我唯一感到欣慰的。 毕业以后,分配到农村银行上班,姐姐分配到市区教书,当看到姐姐背上行李坐上前往学校的专车,我差点没兴奋得跳起来,心想终于把瘟神送走了,这个家就只剩下我一个公主了,也该让我得得宠了吧?姐姐走了,一个月最多就回来一两次,每次回家也就住个两天。

而我,在农村上班,每天下班就能回家,我以为爸爸妈妈会把心思放在我身上,而事与愿违,爸爸妈妈宁愿每天坐在电话前傻傻的等待姐姐的电话,也不多关注一下我的生活,我彻底死心了,爸爸妈妈永远都不会把对姐姐的爱分给我一点的,我也永远代替不了姐姐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这时候,行里新来了一位男同事。 他的出现给我灰色的天空染上一片霞光。

高高的个子,和蔼的目光,嘴角边习惯性的挂着两个浅浅的酒窝。

他的一句关怀的话,他的一个亲切的眼神足以令我神魂颠倒。

自从他来到行里,我的脸上多了一种神情,我的生命多了一种活力,我的心里多了一份牵挂。

人家都说男追女,隔着墙;女追男,隔着纸。 这话一点也没错。

我喜欢他,所以我要追他,我渴望被爱,所以我要得到他的爱。 我开始进攻,我知道他喜欢跳舞,又不敢冒昧的当面约他,因为我也是女孩子。 最终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下班后,在换衣间里我用手机给他发了短信:涛,今晚有空吗?教我跳舞啊。 不到一会就收到他的回复:好啊,不怕踩疼你脚就来啊,呵呵。 嘿嘿,抱着手机我狂跳,他永远这么幽默。

我约他到金马舞场跳舞。

第一次他搂着我的腰,我勾住他的脖子,我就有个想法,我要一辈子勾住他,让他永远只属于我。 涛,你有女朋友吗?轻轻的我把唇贴近他耳边。

有啊,怎么?想调查户口啊?他笑。

我哭,原来有女朋友的,我不想夺人所爱,更不想做第三者:没有,好奇罢了,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啊?你又没问,我总不能整天喊着某人已名花有主吧?或者喊着某人已心有所属吧?他激动得把我的手握得更紧。 那倒是,你那么优秀怎么可能现在还没女朋友呢?我很失望,很想推开他跑出舞池。

真的,我失望了,觉得很自讨没趣,第一次约男生既然让自己碰钉子。 我努力,努力的不是去追求,不是去跟别人抢他,而是努力让自己不要去对他有想法,不要去跟他说话。 然而,为什么我越想逃,越无处可逃。 我能控制的只是自己的言行,而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暑假了,姐姐回来了。 爸爸钓鱼,妈妈杀鸡,给姐姐接风。

饭桌上一个劲的叫喊着:冰,多吃点,趁着暑假要把身体补养补养,看你这一学期都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已经到嘴边的米饭却让我怎么也张不开口,眼睛直盯着他们看,他们却丝毫不察觉我的神情,忽视我的存在。 这饭还怎么吃?我借故肚子疼跑开了,却没有一个人假装心疼的慰问我一声。 没错,是无尽的噩梦,等待,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带我离开是非之地的人出现。

可为什么世界那么大,却没我容身之处,我呆呆的望着大海流泪,此时此刻,我想知道是海水咸还是我的眼泪咸?给涛打了电话,不到十五分钟他就赶到海边。 一看到我就紧张的问:雪,你怎么了?为什么晚饭时间你独自来了海边?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要借你的肩膀靠一靠,我好累。

涛无语的坐到岩石上。 我就那样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让海风吹干脸上的泪水。 除了海风就是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身边的涛无语,我不愿意睁开眼睛,只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雪,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我很想与你一起分担。

听到涛的喊声,我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涌出来:你已经是别人的,就算我告诉你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雪,我的人不是谁的,我的心已经属于你的了,难道你感觉不到吗?上次是我给你开的一个玩笑。 擦干眼泪,抬起头,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往日的点点滴滴浮现在海边上空,是啊,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我,每次我一有心事,他总是第一个发现,每次我偷偷掉眼泪,他总是悄悄递纸巾,这些难道不是在意我吗?爱原来就是这么简单,他默默的注视着我,我傻傻的望着他,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雪,起来,跟我走。 涛拉着我的手站起来。

在那沙滩上,涛把我抱起来不停的转圈,一直转啊转,然后我们一起摔在沙滩上,仰面望着夜空。

爱情让人忘却所有的烦恼,此时的甜蜜早覆盖了我来时的忧愁。 在沙滩上,我把关于我的身世一一告诉了涛,涛紧紧的把我拥在怀里:雪,没事的,都会过去的,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疼爱你,让你不再受委屈。 涛,这是真的吗?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带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家。

涛二话不说,拉我上车,带我到他住的地方。 两室一厅,屋里很简单,却很整齐。

涛开口说话了:雪,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单身吗?我不敢爱也不敢接受爱,因为爱就要给对方幸福,我自己现在这样子,又何来幸福给人家?(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