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缝尸诡术》胡天赐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最新《缝尸诡术》胡天赐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

《缝尸诡术》第一章惨死免费试读我国世代都流传着亡人全尸的传统,古人认为人死后,如果尸身不全,就不能投胎转世,所以这就应势而生了一个职业,叫做缝尸人。

我叫胡天赐,很不辛的是在我十八岁那年,成为了缝尸人中的一员。 我们村位于河南省一个比较偏僻的山脚下,这里交通阻塞,文化落后,民风也很愚昧,所以我们这里的男孩子到了十八岁,都是要出去闯荡的,不过我们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临走前要拜访一下亲戚朋友,这叫做祈福,保佑出门在外平平安安。 那天晚上,我孤身一人打着个手电筒,准备去给奶奶话别,深秋的夜,冷风刺骨,再加上山路崎岖难走,所以我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沉重的脚步踩在堆积的很厚的枯叶上,发出令人胆寒的沙沙声,我禁不住的咽了口吐沫,步子也赶紧了一些。 就在我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听到这声音,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谨慎的把头扭了过去,漆黑如墨的夜空,一股阴森的气息弥散开来,我仗着胆子打开手电,往哪个方向照了照,却看见有一个黑影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好奇心驱使着我,向那个东西靠近,渐渐的越来越近,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会是什么呢?刚刚那女人的惨叫声又是咋回事?我谨慎的往山坡下走去,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脚底下一滑,我就滚了下去,而我的手也摸在了一处柔软上,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什么野物,但是手感又不对,没有茸茸的毛,他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人。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想法后,我心里猛地一惊,连忙拿着手电照了照,有了亮光,我看清了刚才我碰到的是什么东西,瞬间我后脊梁直冒冷汗,双腿止不住的打摆子。

一个**女人没有了头颅,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胸腔里还正往外冒着血。 我瞬间浑身汗毛直立,后脊梁冒冷汗,大脑在经过短暂的短路之后,就撒丫子往家里跑,这荒郊野岭的发生杀人案,搁谁谁都害怕啊。

跑到家里后,老爸正在看电视,看见我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忙关切的问道:“天赐,你咋啦?”我脸色苍白,额头上直冒虚汗,目光呆滞的看着老爸,嚅动了几下喉咙,嘴巴微张但是就是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发生啥事了,你快说啊?”老爸着急的问道。

“后山,无头女尸。 ”我哆哆嗦嗦的说道,当时我已经被那场面吓傻了,脑子里除了那具尸体外,其余的一片空白。 “无头女尸?”老爸知道这种事情,我是不敢瞎说的,当即披了件衣服就往后山去了,临走前,还让我去叫上村长,一起去看看。

我不敢过多逗留,老爸走后,我就紧跟着去了村长家,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村里人有没啥娱乐活动,入夜之后,就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来到村长家门口,大门紧闭,我急促的敲了好几下门,喊道:“德贵叔,开门啊。 ”过了半晌,里面才传出来动静,一个中年汉子嘟囔着,打开了门,村长看见是我,原本一脸的倦意,瞬间就沉了下来,他没好气的对我说道:“你小子,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找**嘛?”“叔,不好了,后山死人了。

”我紧张的说道。 “你说啥?死人了,快带我去瞧瞧。

”村长一听死人的消息,马上就精神了,贴着个人字拖,穿着大裤衩就跟我一块往后山去了。

到了后山,我爸已经老早的在那候着了,村长走到我爸跟前,紧张的问道:“生哥,咋回事啊?”老爸掏出一包红双喜,给村长让了一根,然后自己深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幽幽的说道:“你看这咋弄?”老爸指着山坡下的那具无头女尸,若有所思的问道。

村长凑近那具尸体,仔细认真的观察了几遍之后,突然眼睛一亮,对我们喊道:“你们快来看。

”我跟老爸二话不说,跑上前去,却惊讶的发现,那一具无头女尸的胸腔里,竟然爬出好多恐怖恶心的黑虫子,那些虫子足有我一个拳头那么大,而且还有着尖尖的牙齿,渐渐的那些虫子已经爬满了那女尸身上。

黑压压的一片,看的我直打寒颤,老爸眉头紧锁,像是在跟我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在场的我们三人,看到这场面都吓得不轻,村长双腿都开始打摆子了。 “声哥,你见多识广,这事你看咋办?”村长支支吾吾的向老爸征询意见。 老爸思忖了片刻,然后突然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搞清楚这具尸体是谁?”可是这女的已经没有了头,怎么辨别?就在我们都一筹莫展的时候,村长突然指着那具尸体,胸前的一颗黑痣,惊呼道:“这不是村头的李寡妇吗?”“李寡妇?”我跟老爸异口同声的问道。 村长很笃定的点了点头,言之确确的说,这具无头女尸就是李寡妇,其证据就是胸前的那颗黑痣。 至于村长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大家也都是明白人,都看透不说透。

现在也顾不上李寡妇跟村长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要查出李寡妇为啥会被人割去头颅,平日里李寡妇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也没听说惹上什么仇家,即使跟村里的人有了过节,谁也不会下这么狠得手啊?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步子不由的向前迈了一下,可是却不偏不倚的踩在李寡妇的胸上,当即我就把脚收回来了,还双手合十的拜了几下,连说好几声对不起。 “她既然是被人割去了头,那这些虫是咋回事?”老爸看着那些巨虫,一脸愁容的说道。 “是啊,就算人死了,也没有理由,这么快就生尸虫的吧。

”村长也在一旁附和道。

山里入夜之后,特别的冷,冷风放肆的往衣服里面灌,我就穿了件小褂,冻得我直打哆嗦,就在老爸跟村长商量先把李寡妇的尸体带回村子里,稍后再做处理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传来一阵凄厉的笛声。 那笛声听上去很空灵,可是随着笛声的响起,原本在地上躺着的女尸,竟然猛地坐了起来,她一把抱住了我的腿,我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可是根本动不了丝毫,而她身上的那些黑虫也肆无忌惮的爬上了我的身上。

那些黑虫爬在我的手臂上,我刚要伸手去打,却猛地传来一阵巨疼,我惨叫了一声,瘫坐在地上。

见我被死尸袭击,老爸很紧张的拿起一块石头,就朝李寡妇身上砸去。

可是无论老爸怎么的用力,她就跟生根了一样,就是不撒手。 笛声戛然而止,李寡妇也松开了手,直直的躺了下去,而我则踉跄的站起身子,捂着疼的钻心的手臂,走到了老爸身边。

“天赐,你没事吧?让我看看。 ”老爸说着,就撸起我的袖子,我看到刚才被那些黑虫咬过的地方,有一团黑气正在往身体里面钻,它每流窜一处,就好像万箭穿心般难受。 “爸,我疼。

”我虚弱的说道。 老爸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杀气,然后没说一句话,背着我就往村里去了。 村长被晾到一边,有些懵逼的对老爸喊道:“你们去哪啊?这尸体咋办?”老爸头也没回的冷冷的说了一句:“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