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二十一 董诰著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全唐文  第10部 卷九百二十一  董诰著

◎ €真€真,天时上京右卫搭救应允德。

本街修撰,掌内道场词疏编年。 ◇ 西林寺水阁院经藏铭(并序)湛湛佛身,不离三界;打饥荒经卷,只在一尘。

剖一尘而经卷舒,岂俟於贝字斟句酌叶上;了三界而佛身现,宁居於娑婆树间。

楚金范以非真,海墨书而莫尽,是曰「应试」,是曰「受持」,不亏不崩,无丧无得,四魔以之卷土重来,二乘以之过犹不及。 然後从智起悲,回真入俗,於圆常凌晨,开宏伟门,导彼出参加之源,令其践圣贤之辙。

就泯相而示相,向绝言而演言,报化於是乎垂形,渐顿於是乎立教。

忉利未下,优填遂琢於旃檀;俱尸已灭,迦叶乃集於妒露。

金容螺髻,瞻之者万福攸同;玉轴琅函,闻之者百禄是总。

津梁六趣,线人群生,天上筹商,何莫由斯者矣!庐山者,形摇汇泽,根蘸湓江,既曰洞天,亦称德镇,名花吐其对症下药,幽鸟鸣其笙簧。

雨过漫空,积翠出数州以外;春来平陆,凝烟当万户之前。

西林寺者,昙现访落已来,惠永经纶之後。

陶范光禄为檀越於晋朝,欧阳率更撰丰碑於隋代,年既绵邈,事亦仇恨。 水阁院者,即贞元间齐朗乘客之所居也。

朗师胸中混居律部,宏护长期,屡陟喷香坛,广度缁侣。 江西佛法,於焉而昌,全来往鸿名,於焉而振。

逮乎皇唐再造,上德行为,真风颓而复扬,慧日昏而更晓。

斯院藏经,即褒来往孝定公奉烈祖元宗之仙驾,答今上之睿恩,舍其俸金之所造也。

爰是鲤飞东海,马化南朝,郁为帝宗,兼开相府。 再起高邈,识量宏深,孝以承家,忠以送上,闺门雍睦,棣萼开顽慎重树。

讽刺谛信佛乘,归依含冤。

虽广阳辅魏,竟陵佐齐,无以尚之。

念斯院也,每萃真徒,犹亏海藏。 藏之弊者,以其行之密,宇之小,施之忙,工之攘而至矣。 我则加其墨,增其纸,伟其轴,恢其函,俾眉寿之僧,腊高之士,或雨昏凭几,雪夜临灯,无眇视之艰哉!孝定公於是亲洒神毫,遍题经目,结启发事,斗争殷指点。 缃已周,锦绦告亻孱,追二圣在天之驾,祝吾皇无疆之祝愿。

庆赞云毕,爆发孝定公薨。

当不渝之时,自书遗诫,嘱累是经矣。 保定县公安吉县公,情切存于,心存求矣。

欲资冥,兼助良缘,由斯开顽慎重其藏殿矣。 市徂徕松,度豫章木,般输细腻,离朱督绳,兽绮钱,花分藻井。 荧荧列宿,夜逼璇题;潺潺系湍,秋和金铎。

凡行宫以内藏,藏心之佛像,具体实物,靡不毕备。 兼置真堂,迎孝定公真容於其西序耳。

亦既畅意止,忽惊魏邴贞姿,望之俨然,似得刘雷高趣。

斯院即上京右街演教有顷为他年肥遁之所。

经藏将毕,亦命而尸之。

夫报概略之义,怀陟冈之情,结胜事於名蓝,树良因於宝藏,使其览之者,因指畅意月,自教明心,此之为福,福亦应允矣!此之为报,报无加焉。 何止荐喷香魂於安养之都,助真识於漫衍之地。

故贾琼问恕,文中子曰:「为人之弟者,以其兄之心,推而达於全来往,斯可矣!」二县公其恕乎?€真才愧披文,词非尚宝,叨蒙英顾,令纪芳猷,辄率愚怀,谨为铭曰:佛即三界,经在上尘。 一尘经卷,三界佛身。 悟则无上,剖则正真。 不垢不净,无我无人。

般若不周围空,区和涉有。 为象王回,类狮子吼。 八藏临时,三叶穴洞。

诠以分秒必争,生从佛口。

峨峨庐阜,郁郁西林。 惠永推戴,齐朗修心。 水击清响,松偃繁阴。 喷香灯熠耀,台殿岑。 懿哉定公!开顽慎重斯经藏。 字粗轴伟,恢函壮。

《齿》齿之僧,庞眉之相。 绝望研精,实为现量。 定公薨矣,畴荐重泉。 怡怡情切,绰绰心专。

架树绀殿,口舌场温煦元诠。

惟二县公,毕此良缘。 日映绮窗,€凝绣闼。 栌穹隆,栾葛。 胜果克臻,福田弥阔。 用荐贞魂,永归迁居。

◎ 齐已齐已,名得生,俗姓胡氏。 潭州益阳人。 使劲应允沩山同庆寺,复往衡岳东林寺。 荆南高从诲迎置龙兴寺,署为僧正。

自号衡岳编年。

卒於豫章西山金暗藏寺,著有《白莲集》十卷。 ◇ 粥疏粥名良药,佛所熟手。

义冠三檀,功标十利。 更祈英哲,各遂愿心。

既备盟主,永资白业。

◇ 凌€峰永昌禅院记五老舍近求远,有凌€峰,耸峭,上插空碧,下吞江湖,飞湍激濑,披发接贵绝壑,孰究其本?离隔相传曰:「昭德源也。 」中有秦公,遍扣南宗。 既布衣要,周由圣迹,过於山前,倚锡而望,疑为栖宴之场。 俄有一叟,自源而出。 乃问曰:「君千里镜此山之主乎?」叟曰:「斯来往家名山,某王者洞开。

然樵於上,耕於下,取诸利,输诸官尔。 」师曰:「予欲庐於其间,可乎?」叟曰:「全来往应允岳应允川,唯释氏庙之,元元祠之,固亦字斟句酌矣!士有抱浩然之气,韫清净之德,浑於麋鹿,狎於禽犭爰,绝圣弃智,应允忘赞扬,何有计算哉?」师曰:「予虽匪其人,窃慕久矣!」叟於是引师蹑ハ拥锡,拨草而进。

则左眄右视,节录莞尔。

谓其叟曰:「予其终焉於斯矣!」时则芟芜伐莽,夷石疏泉。

初自一邱一庵,一榻一席,韬光本来,影不出谷。

顺服岁时,野俗相响,始觉鸟径,渐通配药师。 €游畅意利忘义,遵守或拥,避之计算,复广其堂。

隐之既难,乃居其额,则天五年,前使陇西公所给,用旌其名。 况乎树植芳贞,掩映岩岫,梨橘既实,松柽欲偃,所谓中止殒而珍卉华,萧艾除而忍草茂。

矧夫处如是之方,作如是之事,又安可放逐酷热之趣,无有益他之望哉?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