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后轮星系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第1450章 后轮星系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知道“星盟联合众国”已经展开了“逃亡计划”,但是云海不知道“逃亡计划”的具体细节。

到现在为止,他更多的信息都是来源于布卢默议员。

只是,布卢默即是议员,同时也是“灿星舰队”的舰长。 所以,议会召开的多次会议他都没有参加。

当然,如果他是一个议长的话,就拥有远程参加会议的资格,仅仅只是一个议员,再加上还有守卫“圣门”的职责在身,所以后续几次会议内容他也不清楚。 布卢默都不清楚的事情,云海自然也不知道。

他不确定“逃亡计划”什么时候会展开,也不确定这艘微型运输舰会去哪里。 不过就目前的航向,他大概能确定微型运输舰是朝着“星盟联合众国”的首都星系方向前进的。 确定了这一点,所以云海也就放下心来。

微型货运运输舰,舱室极为有限,云海和一个叫迪伦的“克莱”族被安排在了一间舱室当中。

相比云海,迪伦绝对是个话唠。 他原本还想趁着旅途假装休息,同时整理一下云月先后几次精神传输过来的信息,谁知道迪伦根本不给他机会。

“其实,相比做一个科学家,我更向往做一个图腾战士。

”“尼斯,你知道吗?我可是在十一岁的时候,就觉醒出了图腾纹。 ”“这在我们‘克莱’族中,虽然说不上多么绝伦,但绝对不常见。

”“可惜,正常情况下要花一到三年的时间,图腾战士就能觉醒第二道圈腾纹,我花了五年时间都没动静。

”“所以,我的父亲没的选择才送我去众院学习。

”“在众院高班时,我才觉醒了第二道图腾纹,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那时候基诺教授已经指定了我做他的学生。

”“从那以后,我每说一次想要退学成为图腾战士,我父亲就会暴揍我一次。

”“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克莱’不缺少图腾战士,只是缺少科学家。

”“后来,我们的族长甚至知道了这件事,在的接见和劝说下,我只好放弃了图腾战士这个伟大的理想,老老实实地跟着基诺教授学习起来。

”“战神在上,尼斯,这就是我的青春,我的梦想……”也不管躺在床上的云海是假寐还是睡着了,迪伦喋喋不休地说着。 当话题被他引到自己另外一个梦想,也就是把“克莱”族这一代最强大也最漂亮的女图腾战士泡回家时,云海终于听不下去了。

“那你现在觉醒了几道图腾纹了?”坐起来喝了几口水,云海问道。

伸手将弹性极佳的衣领拉开,迪伦有些得意地指着自己的颈部,说道:“你自己看。 ”四道若隐若现的黑色纹路,从他的颈部到脸庞均匀地分布着。

像是某种奇怪的字符,又像是奥妙的图案。

云海看不清那些纹路到底代表了什么,只是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迪伦的体内有着微弱的能量波动。 “四道图腾纹,代表我已经有资格和其他图腾战士练习异次绞杀阵。 ”“当然,我的力量和速度也和普通人有区别了。

”有些兴奋地说着,迪伦从自己的行李包中翻出一个握力器,在云海面前得意地练习起来。 握力器中投射出的光线,在虚无的空间中构成了一组跳动的数字。 已经掌握了星盟联合众国通用语言文字的云海,瞬间就换算出了他习惯的数字。 迪伦的握力,在五百公斤左右。

这个数字相对普通人,已经足够恐怖的了。 然而对于云海,这点握力一点意义都没有。

看到云海躺了回去,而且差不多就把轻视写在了脸上,迪伦不高兴了。

默默地收起握力器,他回到自己的床前坐了下去,终究还是没有生事。 当然,这也是云海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原因。 如果他拟态替代的不是一个“天星族”,已经忘记怎么和别人正常聊天、相处的云海,或许已经发生冲突了。 接下来就消停了,没有了迪伦的打扰,云海闭上眼睛又一次整理起了那些信息和记忆碎片。

只是,跟他前几次一样,从布卢默那里得到的信息当中,根本找不到任何在他看来有价值的东西。

就这样,在舱室中休息,轮流去狭窄的厨舱进食。

当微型运输舰连续飞行了三天之后,云海一行终于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后轮恒星系”。 “后轮恒星系距离星盟恒星系还有四百多光年的距离,距离天星族母星所在的天祭恒星系更远,超过了七百光年距离。 ”“老大,干脆把这船上的人都干掉,我们离开这里继续朝星盟恒星系出发?”透过舱室的小窗户看向外面,一颗行星还没看到,云海就收到了云月的精神交流。 这三天云海和云月一直没有见过,他只知道云月的舱室在舰尾方向。 “没用,星盟恒星系已经戒严了,咱们现在这样的身份估计未必混的进去。

”“既然已经来了,就先在后轮恒星系看看,然后找个更有价值的目标,至少他有资格去星盟恒星系。 ”云海想了想,精神交流回应了云月。

“随便吧,不过后轮恒星系好像是个工业星系,这里按道理应该没有什么大人物的存在。 ”“那可未必,至少基诺在星盟联合众国算个大人物吧,他能被运送到这里来,肯定有问题。 ”“好吧,你说了算。

”“嗯,等下出去后,老实一点。

你现在拟态替代的凯西贝斯跟你本人的性格完全相反,别露出马脚了。

”“你就这么担心啊?露出马脚又能怎么样?我们俩想离开这个恒星系,谁能拦得住?”“不是怕事,是怕麻烦,你还没搞清楚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吗?再说了,被星盟联合众国的舰队锁定,你觉得我们俩能抵挡几轮空间武器攻击?”“呃……我明白了。

其实我就是无聊的快要疯了,跟你故意斗斗嘴。

”越听越是头疼,云海在精神交流中呵斥了一句“闭嘴”。 这时,一颗浅灰色的行星透过舷窗,出现在了云海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