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前后清政府“重钱贱银”论探析,鸦片战争论文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道光二十四年(1844),吴文镕再次奏请重钱贱银。

可见吴文镕并没有认清形势,更不清楚银荒之成因,盲目地采取行动,以为通过将各省岁支二千余万两改折收钱放钱,就可使钱之势少价贵,银之势多价贱。 事实上,18301856年的中国银荒危机是在19世纪上半叶全球金、银减产与世界经济萧条的国际大背景下发生的。

英国为争夺白银财富将大量鸦片输入中国,引起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导致中国发生银荒危机。

白银外流不仅造成中国白银通货严重紧缩,也导致铜钱供给增加率下降,从而使中国货币供给不足的危机严重恶化。 中国落后货币体系下的银、铜供给的不稳定性;银钱比价的不稳定性、银两储蓄倾向带来的不稳定性;信用体系的滞后性也在其中起着某种程度的作用。

(2)所以说,银荒危机的出现不是由单一的因素导致的,而是由多个方面的因素共同作用造成的,不光是当时我国国内的形势会对银的产量造成影响,国际上经济形势的动荡也是造成银荒的主要原因。

  道光二十五年(1845),御史刘良驹上《请饬定银钱划一章程疏》曰:论者谓银价之昂由于银少,然臣窃考唐、宋以前中国数千年上下通行之宝,惟钱耳。 明初用银,犹为厉禁,至中叶始定税银折纳白金之令。 相沿至今,民间输官之物皆用银,而犹谓之钱粮,是其明证。

……伏思出纳二端,银钱皆所以权用,不宜偏有低昂,应请嗣后定为银钱兼用之制。 (3)因此他主张重视制钱,规定银钱的法定比价,依一定的比率,用钱作官府的收支。

这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理论,是一种非历史主义的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理论。 我们知道要勉强抑低银的地位,提高钱的地位,结果只是徒然,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究其根本原因,随着当时我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对外贸易的增长,贸易往来越发频繁,钱已经无法正常支撑整个市场运行,每次交易都需要运输大量的钱。   道光二十六年(1846)二月初一日,内阁奉上谕:银钱并重,本系制用常经,果能随时酌核,不使轻重相悬,裕国便民,两有裨益,未可辄称窒碍,不思设法变通。 着该督抚等各就地方情形,详细体察,悉心妥议具奏。 务使法立可以推行,不致滋弊,毋得任听属员巧为推诿,稍存畏难苟安之见,仅以一奏塞责。

(4)同年,侍读学士朱嶟建议贵钱济银,他说:此议若行,于民无扰,于兵无亏,于官有益。 朱嶟错误地认为,今日之患,不在钱荒而在钱滥,欲救其弊,固莫利于收钱,尤莫利于停铸。 他说:可以用钱之处则用钱,必须用银之处则用银,大约附近则用钱,致远则用银,银钱并用,即可银钱并收,子母相权,赢缩有制,能歛轻而为重,能散重而为轻,则价自平矣。 (5)同年三月三十日,军机大臣穆彰阿等指出,朱嶟条奏不知现在银贵钱贱,实由银少,非由钱多,若中外鼓铸同时减停,设银与钱并绌,小民将何以为用……惟是重钱以平银价,实为今日切要之务1。 银钱并重、于民无扰,于兵无亏,于官有益、可以用钱之处则用钱,必须用银之处则用银,大约附近则用钱,致远则用银,银钱并用,即可银钱并收,子母相权,赢缩有制,能歛轻而为重,能散重而为轻,则价自平矣等言论的出现,已经说明银的地位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在整个社会发展中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影响。   咸丰元年(1851)九月二十一日,礼部侍郎曾国藩建议银钱并用。

他说:窃惟十年以来,中外臣工奏疏言钱法者,前后不下十余人,皆思贵钱贱银以挽积重之势,而臣所深服者,惟二十四年吴文镕一疏、二十五年刘良驹一疏、二十六年朱嶟一疏。

此三疏者,皆奉旨交军机大臣会同户部议奏,户部又交各省议覆。

旋以外间覆奏议论不一,此事停搁不行。 臣反覆思惟,民生切害之痛,国计日绌之由,实无大于此者。 谨就三臣原奏所及,参以管见,拟为银钱并用章程数条。

2殊不知,今日之患,不特银荒,而钱亦荒,既以钱供赋,则钱用不可不充,钱法不可不饬,而铜禁亦不可不严3。 曾国藩对于货币改革的建议,从根本角度出发,说明当时社会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

随着当时社会发展,以及经济需求多方面的因素,礼部侍郎曾国藩才会建议清政府采取银钱并用的货币政策,从而使全国的经济、社会更好地发展。

   清政府制定银钱比价以钱代银的企图以失败告终。 正如黄恩彤所言:银价日昂,固由于银少,而不关乎钱多,今欲扬钱以抑银,勿论万不能行,即使强束以法,务令银与钱平,恐国计民生,卒不能实有裨益。

……今钞法之难行,不待言已,银之日少,末如何已,金之不多,亦可知已。

言者但知钱可抵银,而欲有所低昂操纵于其间,初不思官局铸钱之弊,滇省运铜之艰,及铜课日形短缩之可虑,略无所区画变通。

所谓不揣其本,而齐其末,诚未见其有济也。

4    [1]段艳:18301949年中国货币危机与币制改革[M].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2016.  [2]魏建猷:中国近代货币史[M].合肥:黄山书社,1986.  [3]段艳:鸦片战争前后中国银荒传染路径[J].广东金融学院学报,2012(6).  [4]段艳、陆吉康:18301856年中国银荒危机成因考辩[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2(2).  [5]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参事室金融史料组: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上册)(18401911)[M].北京:中华书局,1964.   1吴文镕:《设法贵钱贱银疏》,见《清朝经世文续编》卷五十八及《吴文节公遗集》,转引自魏建猷:《中国近代货币史》,合肥:黄山书社,1986年,第10页.  2段艳、陆吉康:18301856年中国银荒危机成因考辩[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12,(02):3-11.  3《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05页,军机大臣穆彰阿等摺据御史刘良驹所奏议拟定银钱并用试行章程,道光二十六年二月初一日.  4《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09页,侍读学士朱嶟折建议贵钱济银,道光二十六年.  5《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09~113页,上谕令各省议覆银钱并用章程,道光二十六年二月初一日.  6《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14~115页,军机大臣穆彰阿等摺会议朱嶟贵钱济银之建议,道光二十六年三月三十日.  7《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15页,礼部侍郎曾国藩摺建议银钱并用,咸丰元年九月二十一日.  8《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22页,缪梓摺建议以钱代银.  9《中国近代货币史资料》第一辑,清政府统治时期(18401911),上册,第122~123页,黄恩彤覆刘玉坡督部论银钱变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