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受到三次文化震撼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我在日本受到三次文化震撼

初到异国他乡,常会遇上美国人说的文化震撼(cultureshock)。 的确,不同文化的碰撞,常会让人领悟到一些什么。

去年夏天,第一次踏上东邻的土地,就时常感受到这种所谓的文化震撼,其中有三次给我印象尤深。 早就听说东京的夜景美丽壮观,是世界著名夜景之一。

到日本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我请在日本工作的弟弟陪我上了住友三角街的顶层,这里是东京观赏夜景最佳地点。 与纽约、洛杉矶、新加坡等地金光闪亮耀眼的夜晚不同,东京的夜景宛如星河泻地,银灿灿一望无际。

看着无数灯光通明的办公大楼,我问弟弟,为什么这么晚了,办公楼还都亮着灯,弟弟答一般公司职员都工作到很晚。

在日访问期间,白天我有自己的活动安排,傍晚下班时分,我总在弟弟工作的公司附近与他会合,请他陪我逛逛。 有一天我们走岔了,等了很久不见他的踪影,我就进他公司找他。

本以为这么晚公司里一定空空荡荡的,可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吓了我一跳,员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大半屋子的人都还在忙碌着,而这时已经下班一个小时了。 出门遇上了找回来的弟弟,我问他,下班这么久了你的同事们怎么还不走?弟弟说,日本人就这样,其实他们也没干什么,只是干活儿干得意犹未尽,还想再找点什么事干干。 这使我想起曾对我说起过,50年代刚解放时大家下了班都舍不得走,总想再干点什么,晚上办公楼的灯总亮到很晚。 那天乘轻轨火车(日本人这样称电车)返回东京远郊的住所时,已是深夜了,而车厢里竟挤得满满的。 望着这群满脸倦意、默然站立的日本上班族,我内心震动了我们的近邻竟然是这样地工作着!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居世界第二,是个富裕的国家,这是尽人皆知的。

去日本前听人说日本活还是比较朴素的,吃的少、干得多。

到日本访问时就留意观察。

日本人在馆店里吃饭一般多采取定食的方式,与我们的份饭类似。

即使是高档餐厅的日餐一般也是这种形式。 一份定食种类并不少,高档的定食往往有十几种菜,但每种数量却少得可怜,有的菜竟是一颗青梅或一块鸡蛋大小的没油没盐的生豆腐。 为了搞清日本人的食量,我专门选择了在中国开设连锁店的日本便餐店吉野家进行观察和比较。 一连几天中午我都在市区的同一个吉野家吃中饭,店里没有桌子,只有吧台式台子,一到中午,店堂里便人满为患,长条的台子边坐得满满的。 现在的日本中青年人的身材已不是当年小日本的概念,他们进门后头也不抬,嘴里咕噜一声,伙计听见后一会儿就把一份定食端了上来。

东京的吉野家比北京吉野家一份定食的数量要少的多比茶杯大一点的一小碗米饭,刚刚铺满盘底的一小碟涮牛肉片,一小碗酱汤,外加一小撮咸1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