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托斯(Luis Pales Matos)诗选 弘扬传统文化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马托斯(Luis Pales Matos)诗选 弘扬传统文化

马托斯(LuisPalesMatos)诗选 马托斯(1899-1959),出版的诗集有《杜鹃花》、《发髻的热病》、《诗集,1915-1956》。

村镇慈悲啊,上帝,对我可怜的村镇发发慈悲心肠!我可怜的人们会空虚无聊地死亡!年迈的公证人在消磨时光担心鸡毛蒜皮的琐事像老鼠一样;大腹便梗的肥胖的镇长蘸着生命的汁液犹如蘸酱;缓慢的交易千年未变,一群山羊跳跃在阳光明媚的广场;一个乞丐,一匹生满疥藓的灰色瘦马穿过宽宽的街巷;寒冷的星期天,昏昏欲唾,难入梦乡,打弹子,玩纸牌,聚集在赌场;在这平淡无奇的古老村庄这群令人厌恶的生命,这一切都会由于养尊处优、无拘无束而跌倒、解体、死亡。

慈悲啊.上帝!对我可怜的村镇发发慈悲心肠!在这些朴实的灵魂上放出个流氓让他将一个不寻常的业绩的赎身的石块投在他们生命的这一滩死水上……放出一个窃贼,让他在夜里将那家银行掠抢,放出一个堂·胡安,让他奸污那位贞洁的姑娘,放出一个赌业赌徒,让他混入村庄搅得温顺、可敬的村民人心慌慌。

慈悲啊,上帝!对我可怜的村镇发发慈悲心肠!我可怜的人民将在那里空虚无聊地死亡!赵振江译地貌贫瘠荒凉的土地上钻出了仙人掌。

硝土白茫茫,鸟儿飞过渴得心发慌。

一片片干涸的沼泽间隔辽阔宽广,阴沉、凝滞、静默的天穹笼罩着四面八方。 骄阳烤着红色的沼泽宛似熬汤,炎热的沙地反射出干燥的光芒。

夜幕领时垂落,一片寂静凄凉,从夜色吮吸着的暗流中一只癞蛤模发出一声叫嚷。

恐惧、窒息、悲凉。 在压迫坚硬地壳的死亡线下面,这里的一切都在默默地经受熬煎,几只黄色的山羊在稀疏的灌木中长大,远处的一头耕牛回味着睡梦中的孤独和疲倦。 这是贫瘠荒凉的土地。 高空倾泻的烈焰使沼泽中弥漫着腐败难闻的气息;阴暗发霉的东西使夜间闪烁鬼火,并使那些修长的魔影在荒野上俏悄地荡来荡去。

这就是我生长的地方。 我的童年像一只野山羊在对人世充满厌恶和仇视的荒地上将嫩枝儿品尝。

这就是我的全部经历:盐地、干旱、劳累,充满无以名状的忧伤,一种毫不动摇的坚定,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唤;就像一种顽强可怕的蘑菇生长在松软的土壤上充满徒劳的、破灭了的希望。

赵振江译 。